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不负相思意(恢复更新!)

    这男人,一把年纪了还跟自己儿子抢,甚至吃自己儿子的醋,幼稚成这个样子,想想她也是醉了!

    凌御行抬眸看着当着儿子的面泼了自己一头冷水的苏太后,尴尬的轻咳了声,“夫人,我这是在教儿子,你别瞎掺和。”

    “我怎么瞎掺和了?教儿子你好歹用点正经的方式,你这叫什么事儿!有你这么当爹的么?难怪你们父子俩总是水火不容,我看原因全出在你这个当爹的身上!”

    千乘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她俯身抱起宝贝儿子,轻哼了声转身下楼。

    趴在千乘肩膀上,“狐假虎威”的心肝儿鼓着腮帮子朝黑了脸的男人挤眉瞪眼的很是嚣张,凌御行拧着眉看了他一眼,当娘的护着,他自是不好跟她翻脸,免得又得睡客房!

    深吸了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抱起拽着自己裤子的妞妞跟着下楼,心里却开始盘算起来。

    他这个儿子太不听话都让她这个当娘的坏了,家里头的长辈又得不像样,以至于他这个当爹的一点权威都没有,他以后的一切都是要由他继承,他是哥哥,承担的东西必然要比妞妞多,他不可能放任他这样任性成长。

    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动物园玩是件折腾的事情,幸好有凌夫人和小阿姨在,不然千乘自己都搞不定两个小恶魔。

    有凌夫人跟着,凌御行牵着千乘的手放慢了脚步走在后头,一大早因为两个小家伙的事情,某人担心他的凌太太还马不停蹄的赶紧为自己圆场。

    “夫人还气着呢?”他偏头看了看死死抠着自己手心的小女人,俊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讨好。

    千乘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不打算搭理他。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只是孩子还小,当父母的是需要管教,但也不用矫枉过正而失了童年时代该有的快乐。

    她就这么两个孩子,自是希望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出人头地或是大富大贵,对他们来说也许并不那么重要,她只要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做个有担当且正直的人就够了。

    “为夫这也是为了那小子好,难道夫人你不明白我的用意吗?我就他这么个儿子,以后我所有的一切都要由他继承,有些事是该让他早点明白。”

    “可是他才几岁啊,用得这么那么急么?你自己的童年过得怎么样你自己会不清楚吗?他也是我儿子,虽然出身在这样的家庭,无可避免的要比其他人努力一些,可是我不希望他连最起码的童年回忆都是灰暗沉闷的,我只希望在他这个年纪,过得简单一些快乐一些,都不行吗?”

    看着凌太太那一脸固执的模样,凌御行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行……”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些什么?

    他确实想过把天底下最好的一切都给他们,只是心肝儿身为儿子,必然是要比妞妞多承受一些东西。

    既然当娘的舍不得,他也不好多说,等年纪大一些了懂事了,再考虑这些问题也不迟!

    “我要是不同意,夫人你是不是还得让我去睡书房?”某人半带着笑意看着她,语气里的埋怨和无辜,听着倒像是在讨好她,也算是绕开话题缓和了气氛。

    如今的他,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即便是有争执,他都会退一步让着她。

    只要凌太太高兴,那就什么都好说!

    闻言,千乘眨了眨眼,想起上次让他睡了一个星期的书房,回主卧后这昏君变着法子折腾她,她不由得红了脸,心有余悸,轻哼了声一脸娇嗔:“你要是想自己去睡书房,我也不拦着啊!”

    “书房的贵妃椅睡着实在不舒服,还是自己老婆抱着舒服。”

    他半搂着她,顿住脚步看向前边给大象喂食的两个小家伙,眸光柔柔的,仿佛盈满了流光,闪闪的竟比午后的阳光还要温暖。

    千乘偏头看着他的侧脸,那样温柔而柔软的脸部线条,经历了时光和岁月的打磨,愈成熟也愈温柔,这样的男人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她却何其幸运拥有了他所有的一切。

    两个小家伙学舌比普通孩子早,两岁多三岁的时候大部分的词句都会说了,有时候冒出来的童言童语足以让一家人笑翻了天,而有时候问出的问题却也让人头疼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