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90章大结局

    昨夜被李承浩闹腾了半宿,好不容易才将他安抚下来,劝走离开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今早起来闻以昨就感觉精神不济,但还是强撑着起来。

    “小姐,你的脸色不大好。”绿萼一边为闻以蓝梳头一边担忧地说道。

    闻以蓝朝镜子里看了看,确实挺苍白的,说道:“没关系,可能是这几天没睡好,你给我多上点胭脂就可以了。”

    “好的。”绿萼答应道。

    等绿萼上完妆,闻以蓝又往镜子里看去,这次看上去要有精神多了,点点头道:“绿萼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绿萼笑起来,闻以蓝从梳妆台前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知道娘在哪里吗?”

    绿萼小声道:“小姐,听说书大人今天过来了,连老爷都没有离开,好像有重要事情商量的样子。”

    闻以蓝站了下来,转身对绿萼道:“你去忙吧,不用跟着我了!”

    闻以蓝独自一人往会客厅而去,路上有下人朝她打招呼也不理会。到了会客厅外,闻以只站在门外,没有进到屋里。

    书景天正坐在闻太师闻夫人对面,屋里只有他们三人,看起来交流了一会儿。

    三人之前说了不少客套话,闻太师咳嗽一声,准备进入正题了。

    “你应该听说李承浩回京的消息吧!”

    书景天点点头,道:“我今天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承浩一回京就闹到太师府来,想必是一定不甘心,所以我想早点将日子定下来,也好让他早些死心。”

    “你说得对,早点解决,免得他惹出更大的麻烦!”闻太师说道。

    闻夫人捏了捏手里的帕子,皱了皱眉道:“会不会太快了点,蓝儿才和离马上就再嫁哪

    里准备得充足。”

    一般大家姑娘出嫁怎么着也得准备个一两年的,就算蓝儿是再嫁,闻夫人也不想太委屈她。

    书景天站起身来朝闻夫人作了一揖道:“闻夫人不必担心,虽然时间准备得仓促,但我是真心要娶蓝儿小姐,府里一应都打点妥当,决不会委屈了小姐。”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闻夫人不说出口他也清楚,只是闻以蓝不会心甘情愿地嫁过去。

    “人久见人心,相信蓝儿小姐日后一定能明白我的心意,就请闻夫人答应在下。”书景天真切道。

    “唉,嫁鸡随鸡,蓝儿现在还当自己是承浩的妻子才会一心向着李承浩,等她和景天成了亲,两人自然就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闻太师语重心长道。

    闻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她不想答应又怎么样,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进了。若说准备,再嫁的准备真没有多少,蓝儿的嫁妆是不需要再准备了,直接将她原来的嫁妆送过去就行了。于是朝他们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闻太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才抬头朝书景天道:“坐吧,咱们好好商议商议!”

    书景天依言坐了下来,他看着闻太师道:“我上次让人将蓝儿的字贴找人对过八字了,这个月三十号是吉日。若是两位同意,我们的日子就定在今天了。”

    闻太师转头看向闻夫人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同意!”不等闻夫人回答,闻以蓝就急切地冲了出来,她实在听不下去,这三人就这样就她的人生定下来,都不过问她的议建,简直要火冒三丈了。

    “蓝儿,你怎么过来了。”闻夫人惊讶地看着闻以蓝。

    闻以蓝冷哼一声,“我再不过来就要被你们几个卖了,你们随随便便就决定我的人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她转而怒视向书景天。“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不管你们定得什么日子,告诉你,我是不会上轿子的。别把我当成任人摆布的玩偶,和离又怎样,和离了也不代表我就得嫁给你。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嫁人,上山做姑子去。也不便宜你这个阴险小人!”

    “蓝儿!”闻太师大喝一声阻止闻以蓝再乱骂下去。

    闻以蓝从刚才起就气急功心,现在全身开始冒起冷汗来,着急地说完刚才那一段,立马有些虚脱起来。只是她出来时已让绿萼上了胭脂,所以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差,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

    闻夫人起身拉过闻以蓝,想拉着她一同离开,剩下的事情交给闻太师商议就成了。她的手刚伸到闻以蓝面前,就见闻以蓝突然倒了下来。她惊呼一声“蓝儿!”抱住了闻以蓝摇摇欲坠的身子。

    闻太师朝门外吼道:“快去请大夫过来。”

    闻以蓝被扶到了她的屋子里,闻太师带了书景天去外院候着,闻夫人在屋内守着她。

    闻以蓝之前晕迷了一会儿,这会已清醒过来。

    “大夫,快看看我女儿怎么了?突然就晕倒了。”丫环刚带了张大夫进门,闻夫人就急切地问道。

    张大夫被叫到太师府来,还没喘口气呢,闻夫人就问过来,忙道:“我这就来看。”

    张大夫赶紧过来给闻以蓝把脉。

    “怎么样?没事吧?”闻夫人凑过来问道。

    张大夫离开闻以蓝的脉搏,朝闻夫人笑道:“没事没事,这位夫人是有喜了,真是恭喜恭喜。”

    张大夫也是知道太师府小姐与定国公府的少爷和离一事的,这回有喜了不知道该是怎么个表情。

    “什么?你是说蓝儿有喜了?”闻夫人惊问道。

    张大夫点点头,“令千金快两个月的身孕了。”

    张大夫起身来到桌前写子一份安胎的方子,道:“她有些动了胎气,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不过之后要注意休养切不可再动气了。”

    闻夫人点点头,又向张大夫问了些情况,才让人送了张大夫离开。

    闻以蓝垂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这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是她和承浩的孩子,小家伙来的真是时候。快两个月了,那就是承浩去江南之前留下的,这段时间一直精神紧绷状态,没注意过身体状况,仔细想想差不多快两个月没来月事了,

    “你先好好休息,娘出去一会儿!”闻夫人回过头来对闻以蓝说道。

    闻以蓝抬起头来,对上闻夫人的线视。“娘,现在我有孩子了,你们总不至于让我怀着承浩的孩子嫁给书景天吧!”

    闻夫人当然知道现在的情况,蓝儿的婚事不能草率行事,她拉过闻以蓝的手,轻声道:“蓝儿放心,娘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现在你怀了孩子,这婚事当然要再商议。”

    “娘,我绝对不能嫁给书景天,这是定国公府的子孙,之前爹他们让我和承浩和离,现在我怀孕了,就算是定国公也不会同意的。”

    闻夫人点点头。“娘知道了。”

    闻夫人安抚好闻以蓝就出了屋子去到闻太师那里。

    闻太师和书景天正担心地等在外厅室,见到闻夫人出来,书景天起身问道:“闻夫人,蓝儿怎么样了?”

    闻夫人静静看了他一眼,走到两人中间,顿了一会儿才开口。“大夫说蓝儿没事,只是”

    “只是?”书景天问。

    闻夫人停了下来好久没有说话,闻太师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蓝儿怀孕了,快两个月了,”闻夫人一字一句道。

    一时无人说话起来,静默了片刻。

    闻夫人看了看书景天和闻太师两人,见没有人开口便说道:“现在蓝图儿有了孩子,是李承浩的,怕是与景天的婚事无法进行了。”

    书景天从听到闻以蓝怀孕脸色就变了,听了闻夫人的话才回过神来,急忙道:“我可以将蓝儿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

    闻夫人摇摇头,“这孩子的父家还在,若是定国公府知道这个孩也是不会在同意这个要求的。”

    又看向闻太师。“天意如此,纵使你们想弥补也不该拿子女的幸福补偿,须知一步错步步错,既然当初作出了选择,现在再做这幅样子有什么用,难道你忍心看女儿一辈子伤心吗?”

    闻太师垂坐进椅子里,思考了一会儿抬头对书景天道:“景天,这事让我再想想,我们改天再商议吧!”

    “好吧!”书景天点头答应道,闻以蓝有孕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一下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时的情况,虽说心里想要娶得闻以蓝,可,到底有些不甘心。

    闻太师亲自送了书景天离去,回过身来闻夫人仍然坐在那里。

    闻夫人一直在这里等着闻太师呢,闻太师走到闻夫人面前坐下。

    “我们该好好谈谈了。”闻夫人道。

    “嗯。”闻太师点点头。

    “我不想管你们是什么心理,愧疚也好,补偿也罢!蓝儿是我的女儿,我绝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她也是我女儿,我当然希望她好!”闻太师道。

    闻夫人点点头,“好,那她现在怀孕了,你还打算让她嫁给书景天不成!书景天能接受蓝儿成过亲已是异数,可我不认为哪个男人会接受自己的妻子有别的男人的孩子,这样蓝儿跟着书景天怎么可能有幸福的未来?”

    闻太师垂着头,他不是不懂这点,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有别人的孩子啊!

    “承浩确实是个好孩子,唉,若是可能,我也不希望他们两个分开,只是现在他们两个已经和离了。”

    闻夫人站起来道:“那又怎么样?”

    “这事就再想想吧!”

    “想?有什么好想的,到时蓝儿生出孩子来,谁看不出是怎么回事?”闻夫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她已经决定了,蓝儿的事情再不能让几个男人胡来了,她要去找昭阳公主好好说道说道。

    丢下闻太师,昭阳公主到闻以蓝房里告诉她将去定国公府一趟,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昭阳公主知道,毕竟这也是定国公府的子孙。

    闻夫人上了太师府的马车往定国公府去了。

    “夫人,定国公府到了。”车夫在外面说道。

    闻夫人下了马车,让人去敲了定国公府的大门。

    “公主公主,闻夫人来了。”简萍从屋外走了进来。

    “闻夫人?”昭阳公主疑道:“她来做什么?”

    简萍摇摇头,道:“闻夫人现在客厅等着,公主要不要去见见?”

    既然闻夫人特意跑这一趟,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昭阳公主自然要去见的。

    到了客厅,大少奶奶正在招呼着闻夫人,大少奶奶奶见到昭阳公主道:“娘,闻夫人是特意来找您的。”

    大少奶奶可不想跟闻夫人呆在一个地方,上次被她抽了好几下,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若不是她暂时当家,必须接待外来女客,不然她才不要面对闻夫人。

    见到昭阳公主到来,大少奶奶打了声招呼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昭阳公主坐到闻夫人对面,道:“无事不登三宝殿,闻夫人找本宫有什么事?”

    昭阳公脸色不是太好,估计还计较着上次两人对峙的事情,闻夫人现在没时间理会这些,直接道:“蓝儿怀孕了,我不打算在由着那些男人胡来,昭阳公主应该会和我一样吧!”

    “什么?蓝儿怀孕了?”昭阳公主惊喜地从椅上站起来,直直地看着闻夫人。

    闻夫人点点头。“没错,今天大夫刚刚诊断出的,快两个月了,也是我们疏忽大意,为着书景天的事,没人注意过蓝儿的情况。”

    昭阳公主欣喜不已,浩儿和蓝儿成亲快两年了,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她都开始着急了,没想到现在竟有了孩子。只是为什么要在和离之后,若是之前发现也不会让他们两人和离了。不过现在发现也不晚,她是觉不会让李家的孩子留落在外的。

    昭阳公主很快明白过来闻夫人此行的目地,欣喜过后很快坐回原位。

    “你说得没错,一直以来任由他们乱来,他们到是舒心了,害得咱们的儿子女儿伤心难过,现在是老天也看不过眼。”

    “嗯,我早就觉得承浩人不错了,他们注定是分不开的。”闻夫人道,完全忘了自己曾经打过李承浩的事情。

    “蓝儿这媳妇也是相当不错,我很是喜欢,现在有了咱们李家的骨肉,就是我们家的功臣,谁也别想抢了去。”昭阳公主这话说的到是很实心。她本就很喜欢闻以蓝,这次也是不得已才同意了李安国的议建,不得不让李承浩和闻以蓝和离,这些日子就没理会过李安国,一直让他睡书房呢。

    闻夫人心里很是高兴,昭阳公主果然跟她一样。嘴上却说道:“可是他们现在已经和离了,而且皇上那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昭阳公主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交给我好了,安国这次要是再敢起妖蛾子,我觉不放过他。至于皇弟那里我会去说的。”

    两人又商议了一会儿,两人难得的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那就交给你了。”闻夫人道。“闻儿今天有些不舒服,我得赶紧回去看着才行,其他的就交给你了。”

    亲自送闻夫人出了大门,看着她上了马车,昭阳公主转身往里走,边走边对一旁的下人道:“去,把李安国给本宫叫回来。”

    昭阳公主回到邀月宫赶出所有的下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想事情。突然轻笑起来,承浩若是知道蓝儿有了孩子,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了。可惜承浩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刚回太累了,还在屋里睡着呢!

    李安国收到下人的禀报,急急忙忙地赶回定国公府,这可是承浩和离的事情发生以来,昭阳第一次找他呢!

    “公主呢?”一进府大门,李安国就开始问。

    “公主在邀月宫等着国公爷。”那下人道。

    李安国笑眯眯地朝邀月宫走去,一边在心里想昭阳叫他回来有什么事。赶到里屋,昭阳公主仍然坐在梳妆台前。

    那梳妆台可是当然他特意派人去南州打的梨花木家置中的一件,雕花精美,而且镜面比市面上的要清晰。李安国能从镜中看到昭阳公主美丽的娇颜,她的眉她的眼还是那么精致漂亮,那眉,嗯?那眉紧紧地皱着,像是在跟谁生气。

    真想不出还有谁能惹昭阳生气,李安国不自地摸了摸底鼻子,小心地走上前去轻声问道:“昭阳,怎么了?特意找为夫回来!”

    “你还好意思问我?”昭阳公主攸地站起身来,纤纤玉手指向李安国的胸膛,狠狠地点了两下。

    李安国讨好地笑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昭阳,不要藏在心里,会闷出病来的。”

    昭阳公主笑道:“我本来就打算说的,呵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李安国做洗耳恭听状,昭阳道:“承浩马上就要当爹了,高兴吧!”

    “啊?你说什么?”李安国不敢置信,第一反应就是李承浩在外面干了坏事。“那小子是不是在外胡来了,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他。”

    昭阳公主白了他一眼,“胡来的是你,我是说蓝儿怀了孩子,今早闻夫人来过来,说蓝儿有了快两个月的身孕。你说说吧,难道你想让李家的血脉留落在外,还是想让你孙子姓书?”

    “你,你你是说闻以蓝有孩子了?真的吗?”李安国又惊又喜。

    “那是当然,已经找大夫看过了还能有假!我可不管你们这些大男人打的什么注意,这一次我决不允许你们再任意妄为。”昭阳公主怒道,她是打定注意要让承浩和蓝儿在一起了,谁也别想阻止。

    既然闻以蓝有了李家的子孙,李安国自然是要重新考虑一下的,只是该怎么个解决法还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这事还得跟闻太师商量一下。”

    昭阳公主不耐道:“有什么好商量的,我已经和闻夫人达成共识了,之前听了你们男人的馊主意闹成现在这样,好好的孙子就要被你们整没了,现在可不会再听你们的了。”

    “闻府已经开始和书景天议亲,差不多议好了日期吧,总得给书景天一个交代才成。”李安国道,唉,若是如此,怕是又要对不起书景天,他对不起死去的好友。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就这么决定了。”

    昭阳公主一锤定音,本来就不是要给李安国发表议建的机会,只是告诉他一声自己的决定而已。

    李承浩从江南赶回京本就很累,加上昨晚回来得很晚,这会还躺在床上睡觉,谁也没去叫他起床。

    当然也没有人去打扰他睡觉就是了,昭阳公主来到李承浩的床边,看着他消瘦的脸郏,很是心疼,伸手在他脸上来回地抚摸一遍,记得浩儿原来是有些圆润的脸颊。

    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昭阳公主才开始唤起李承浩的名字来,并轻轻地拍打他的肩膀。李承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有个身影,嘟嚷道:“蓝儿!”

    昭阳公主拍了他的头一下,笑骂道:“整天就知道想着媳妇,连娘都敢认错,找打是吧!”

    “啊!娘。”李承浩这才彻底清醒过来,看清楚来人竟是娘,刚才还对着娘叫蓝儿的名字,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道:“娘怎么来了?”

    “娘就不能过来看看你!”昭阳公主故意板着脸道。

    李承浩以为娘这个时候来肯定是为了看住他,免得他又到太师府去,心里特别难过,爹娘全都向着那个可恶的书景天,这样想着脸色也难看起来。

    “娘不就是为了阻止我去找蓝儿吗!我是不会放弃的。”

    昭阳公主笑道:“娘看起来是那种人吗!之前也是不得已,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