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117章番外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大年初一的早晨,钟璇被零零碎碎的鞭炮声吵醒,睁开眼,有半晌茫然,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宿舍的,只隐约记得昨晚的确把孔明灯都放到了天上,并且在如同萤火般的点点华光中,看见陈静笑靥如花,那光影交错的眉眼间,还透出了一丝温情。

    钟璇没有被陈爸那一箱啤酒放倒,却为陈静这蓦然绽开的一笑心醉神迷。

    当时的确就那样倒下了,因为冬天的衣服厚实,并不觉得摔在水泥地上有多痛,那么问题来了,她是如何回到宿舍的呢?

    钟璇捂着因宿醉而突突作痛的太阳穴,甜滋滋地笑起来。

    不对,房间那么乱,之前一直没有心思收拾,没想到昨晚都被她看到了。

    钟璇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床头柜,那里摆放着一只白璧无瑕的小酒杯,在熹微的晨光中折射出柔和的光泽。

    钟璇伸手将它拿起来,轻轻握住,冰凉的触感细微地刺激着掌心,心底却泛起一片暖意。

    不知道陈静起床了没有,钟璇踢着拖鞋走到窗台,对面房间的窗子放了窗帘,只看到被风吹起的蓝色窗纱。

    钟璇迅速换好衣服,提着前几天特地到镇上买回来的红富士大苹果去陈静家拜年。

    小路上铺满红红的鞭炮屑,宛如陌上花开,延展到小村深处密林如墨的荒野后山。

    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着崭新的晖春,顶上都挂着喜庆的灯笼,和根本没有过年味道的城市相比,这破落的村子反而更有新春的味道。

    钟璇在陈静家门口敲了半天门,里面却毫无动静,倒是把隔壁家惊动了,大妞小妞她妈探头出来,看到是钟璇,顿时眉开眼笑:“钟老师,新年好啊,怎么那么早?”

    “新年好新年好,太早了吗?对哦,他们可能还没起床……”钟璇这才悲催地想到只有自己一厢情愿地希望早点看见陈静,陈静却未必抱着相同的想法,搞不好把人吵醒了,自己就更讨人嫌了。

    大妞和小妞这时也探出头来,两姐妹都穿着很鲜艳的红棉袄,头上绑着冲天辫子,扑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争先恐后地跟钟璇拜年。

    “钟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恭喜发财!”

    “钟老师嗯……”大妞的台词被小妞抢了,苦恼地思索别的祝词,“新年快乐花好月圆人财两得!”

    大妞小妞她妈:“……”

    “乖,真乖。”钟璇乐得合不拢嘴,这丫头嘴巴真甜,真是深得我心。

    大妞小妞她妈:“钟老师是想找小静吗,他们家一大早就去镇上走亲戚了,每年都这样,要到下午才回来。”

    钟璇这才恍然,只好提着苹果往回走。大妞小妞清脆的童音在身后响起:“红包,我们的红包,红包包唷红包包。”

    钟璇顿时有点困窘,她还真没准备红包,只好拿出两个红富士塞到大妞小妞的手里:“老师请你们吃苹果。”

    大妞小妞同时露出失望之色,大妞小妞她妈连忙笑道:“啊,谢谢钟老师,这苹果真是又大又漂亮。”

    钟璇尬尴地笑笑,夹着尾巴溜回家,走出一段路都还能听到大妞天真无邪的问话:“妈妈,为什么不能问钟老师要红包?”

    “人家钟老师还没结婚,况且给你红包你还不是拿去买吃的,直接给你吃的不更好?”

    小妞老气横秋地叹息道:“唉,钟老师的缘分怎么还没到?看来要找个时间带她去庙里拜拜月老才行。”

    已经走远了的钟璇:“……”

    在家里无所事事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下午,钟璇开始趴在窗台上往村口张望,直到脖子都快僵硬时才终于等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姿态从容地出现在视线里。

    这次走亲戚,陈静带回来一只棕毛贵宾犬,是在镇上开火锅店的前未婚夫万里送的。陈静的亲戚坚持请客吃饭,去的恰好是万里的店,交谈间知道万里的媳妇刚怀上小孩,家里不能再养狗,陈静考虑到自己回城里后爸妈会寂寞,于是就领养了这只小狗。

    在没有养宠物之前,陈静对小动物并没有特别喜爱,但现在得了这只小贵宾,陈静却打心眼里喜欢它。钟璇来到她家,她也不像之前那么抵触,心安理得地吃她做的饭菜,偶尔也跟她聊几句,但更多的是逗小狗玩耍,正眼不看一下过来。

    钟璇真恨不得把那只小贵宾洗洗宰了,当然没敢真动手,还得殷勤地找木板替它搭建狗窝,四处找精致的小盘子装水给它喝,临走的时候想讨好地摸摸它,居然被狂吠着拒绝,陈静还一脸责备地朝她瞪眼,怪她吓坏自己的小狗。

    钟璇简直欲哭无泪。

    第二天清晨,陈静拉着爱犬出门溜达,没走几步,对面的房门便打开了,钟璇居然拉着一只中华田园犬走了出来。

    “早啊,你也遛狗?真巧。”钟璇一看到陈静就热情地迎上去打招呼。

    陈静瞥了眼走在钟璇身边的小土狗,怎么看怎么眼熟。

    “小胖家养了几只狗,知道我喜欢动物,特地送一只给我玩玩,对了,它叫小黄。”

    小黄:“嗷呜。”

    陈静看了小土狗一眼,没说什么。送得还真是时候。

    有了两只小狗在身边打转,钟璇觉得陈静对她少了几分戒备和冰冷。

    钟璇开始没话找话说:“你家小狗取名字了吗?”

    “……冰冰。”自从知道钟璇替小土狗取名叫小黄之后,陈静就决定绝对不说陈爸陈妈执意叫她们家的这只做“小棕”。

    钟璇一边闲聊一边故意越走越近,陈静似乎没有觉察,全副注意力都落在冰冰身上,防止它偷吃路边的垃圾。

    “我家小黄挺喜欢你家冰冰的,它等一下想约冰冰一起吃早餐。”

    陈静:“……”你就想不出更好的借口来我家了吗?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城?”钟璇十万个不愿意陈静回去,但若要陈静像她那样窝在这个小山村里当老师更是万万不能。

    陈静有才华有能力有大志,岂是池中之物,钟璇也希望她能一展抱负,百尺竿头,衣锦还乡。

    就算不再回来,在那边功成名就,成家立业,钟璇也是高兴的。

    她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但陈静一定要幸福。

    陈静早买好了回程票,年初七一大早的火车,她对钟璇本已死心,也未曾想过她会在这村里守株待兔,她不感动,也不激动,只是疑惑,从相识到现在,钟璇总能做出让她无法理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