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九十八章拔暗钉割烂疮

    “大人,大人……”

    “怎么了,这是火烧屁股了,唐唐?”孟岩一抬头,看到窗外一路奔跑而来的唐笑,笑问一声。

    “锦衣卫,抓,抓人了……”唐笑跑了上气不接下气,一张脸通红。

    “别急,慢慢说,什么锦衣卫抓人了,我们自己不就是锦衣卫吗?”孟岩递给唐笑一杯水道,“先喝口水。”

    唐笑可是一路从南衙跑到孟府的,这换在以前,他想都不想,经过特训之后,体能上来了。

    “回禀大人,指挥使大人派人去了南衙匠作司,将于寿城等人全部缉拿下狱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孟岩微微一惊。

    “就在刚才,南衙侦缉司的王启年百户带着一个总旗的人马进入匠作司,将于副千户,百户何友贵,副百户……”

    “郭叔怎么突然动手抓人了,难道说中后所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孟岩自言自语道。

    “唐笑,事情我已经知道,你先回匠作司,告诉范西平等人,不要惊慌,跟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做什么,明天一早我就会回去!”孟岩一挥手道。

    “是,大人!”

    “替我上禀千户魏大人,就说,我会给他一个交代,让他不必担心,匠作司的天还塌不下来!”

    “标下明白!”唐笑神情一凛,点了点头。

    “公子爷?”

    “蔡先生,快请进来。”孟岩看到蔡晋。忙招呼一声。

    蔡晋点了点头,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公子爷是觉得郭大人突然派人将南衙匠作司于寿城一干人等抓起来,等于把把柄送人别人的手中,对吗?”蔡晋坐下来,缓缓问道。

    “这个倒还不至于,我只是觉得郭叔这么做有些突然,他刚升任锦衣卫指挥使,这个时候他分管的南衙匠作司突然爆出这样的贪腐大案来,我担心会影响圣上对他的信任。”孟岩道。

    “如果公子爷是王振,中后所和南衙匠作司哪个更重要?”蔡晋反问道。

    “自然是中后所。掌握本卫的钱粮发放。是极其要害部门!”孟岩道。

    “既然是要害部门,那么执掌这个部门的官长所知的秘密必然是极多的,而且非心腹不能掌管!”蔡晋点了点头道。

    “也就是说王振叔侄必定要保住这个曹豹?”

    “如果我是王振,曹豹这样忠心耿耿的死士。我是肯定要保的。”蔡晋道。“反字。于寿城这样阿谀之辈,则完全可以舍弃!”

    “是呀!”

    “郭大人这一招拔暗钉,割烂疮。其实是先发制人,表面上自己是部下出了事儿,他有监管不力的责任,可何尝又不是告诉大家,不管是谁,只要犯了朝廷的律法,他是六亲不认,公正执法?”

    “蔡先生说的有道理,这样以来,王振叔侄想利用匠作司做文章就没有借口了。”

    “老朽猜想,这或许就是郭大人高调抓人的原因,而且还是毫无征兆的快刀斩乱麻!”

    “这么一来,匠作司肯定要乱上一阵子了!”

    “乱是肯定的,乱而后能治,警告内部之后,同样也能震慑那些三心二意的人,可谓是一举两得!”

    “听蔡先生这么一分析,我是茅塞顿开。”孟岩开心的一笑道。

    “公子爷,不管是南衙匠作司,还是中后所,这都给你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你会被王振叔侄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下一步,他们肯定会盯上你!”

    “不是下一步,是早就盯上我了!”孟岩苦笑一声道。

    “怎么讲?”

    “我在北元鞑靼卧底的时候就发现大明边关有人暗中私通鞑靼,走私武器和物资,这个人是王振的心腹手下,镇守大同的监军太监郭敬!”

    “竟有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进入大明境内,被人一路追杀,就是郭敬暗中收买的杀手!”

    “起初他们也许并不知道我掌握了他们走私通敌卖国的证据,但是现在,我想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了,所以我跟他们是死敌,没有和解的可能,除非我也跟着同流合污!”孟岩解释道。

    孟岩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北元是怎么识破自己的身份,就算他们歪打正着,总要证实一下吧?

    而且进入大明之后,他遭遇了郭敬收买的杀手追杀,到底是因为他手中掌握的有关他通敌卖国的证据,还是北元方面的请求呢?

    姜峰他们也说过,让他们杀自己的人要求他们将他的所有随身物品全部交上去。

    这仅仅是他们谨慎为之,为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最关键的还有那晚自己被哲理木当街刺杀,提到了《大漠龙图》,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他听都没有听说过,怎么会在自己身上?

    好多疑点,一直困扰着他,他很想解开这里面的谜团。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