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两百三十七章孟岩又坐牢了一

    “这人毕竟还是嫌犯,若是打错了,那可就不好了!”沈一平犹豫一声道。

    “到这牢里的,哪一个不说自己是冤枉的,沈大人,听下官的,三木之下,保证他如实招来!”刘继安对孟岩的那种蔑视自己的眼神十分痛恨。

    不就是一个有钱的公子哥,凭什么用这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瞧自己?

    到了刑部大牢还如此猖狂,简直就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

    “那这样,刘大人,你先审着,本官还有些公务,有结果了,再来禀告。”沈一平吩咐一声道。

    “行,您先忙着,等有了消息,下官再向您禀告。”刘继安答应一声。

    沈一平想撇开关系,可是人都来了,还能撇开关系吗,刘继安是老滑头了,怎么会不清楚呢?

    “来人,把人犯带到审讯室去!”

    “诺,大人!”

    孟岩闪电思考了一下,是抗拒,还是任由他们带走,这一带走,肯定是要受刑的,这离过年也就七八天了,这要是再受伤,怕是要好些日子才能好。

    不过,他并不想这么快暴露身份,不然这戏就演不下去了。

    但是有个办法可以让自己少受点儿罪,那就是使银子,就在两名狱卒冲进来带自己的时候,一只手一锭银子迅速的塞进了狱卒的手中。

    两名狱卒眼神一个交汇,心领神会了。

    “待会儿我们会用力打,您就用了的喊上几声。这样就不会被刘大人发现了!”

    孟岩点了点头,这里面的门道他还能不清楚。

    刑部大牢里的审讯室一点儿都不比锦衣卫北衙诏狱逊色,该有的刑具,这里是一样不缺,甚至种类更为反对!

    诏狱里的犯人跟刑部的犯人不一样,有些稀奇古怪的刑具,是专门对付一些意志力坚毅之辈的。

    这里刑具种类繁多,但相对而言就不及诏狱残酷冷血了。

    “来人了,先给我打二十吓威棒!”孟岩被带到审讯室,刘继安首先下令道。

    “诺!”

    “刘大人是哪一年的进士呀?”

    “给我打!”孟岩不问还好。问这个简直就是戳中了刘继安心中的痛脚。

    他不是进士出身。考中举人之后,屡试不第,最后花钱在刑部谋了一个小官儿。

    在大明的官场上,进士出身那是个门槛儿。你要是没有这个。想要升官那是很难的。除非是有个过硬的靠山,否则一辈子就只能在底层打转儿。

    刑部做官十几年了,至今才只是七品。人家同年的进士,做到三、四品都有了。

    这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银子的关照之下,那吓威棒是搞搞的提起,轻轻的落下,倒是没有受多少罪。

    刘继安是老刑狱,自然看得出这里面的猫腻。

    不过他也犯不着断了狱卒的财路,偌大的刑部,你要是处处受敌,那就是寸步难行。

    “小子,现在明白什么叫皮肉之苦了吗?”

    “小意思,就跟挠痒痒差不多!”孟岩哈哈一笑,对刘继安这种小人嘴脸那是深深的鄙夷。

    “给我打,狠狠的打!”刘继安气急败坏的命令道。

    “你这狗官,不但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还滥用私刑,倘若我能出去,定取你的人头!”

    “死到临头还如此的张狂,真是不知死活!”刘继安狞笑一声,“本官今天就让你尝尝这些刑具的厉害,给我把他衣服扒光了。”

    “诺!”

    两名狱卒上前,将孟岩上身的内衣扒了下来!

    一身腱子肉,上面伤痕累累,有的看得出来还是新伤,这让两名狱卒一惊。

    普通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而且很多伤口看上去并不是普通的锐器所伤。

    只有上过战场的军人身上才会有如此多的伤疤。

    “刘,刘大人……”狱卒害怕了,他们担心孟岩真的来头不小,跟着刘继安继续诬陷他的话,万一弄错了,他们也难道罪责,弄不好还会丢掉小命。

    “果然是贼人,这一身上必定是杀人劫货留下的!”刘继安冷喝一声,断言道。

    狱卒无法,谁让刘继安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给孟岩用刑。

    先是吊起来打,又用滚烫的蜡油灼烧他的皮肤,再浇冷水,用浸湿了盐水的皮鞭子抽!

    孟岩咬着牙,始终一言不发,这样的刑罚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这也算是一种训练。

    以前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就有这种被俘后,严刑拷打的训练,这种训练他经历过多次。

    那个时候他的身体和意志已经无比坚硬了,而现在这具身体的抵抗力才真正的开始。

    “说,你跟白素心是怎么勾搭成奸的?”刘继安的耐心渐渐失去,他亲自上阵,对着孟岩一顿猛抽。

    孟岩冲着他笑,咧嘴大笑!

    “我让你笑,让你笑……”刘继安被彻底激怒了,他十分讨厌这种笑容。

    “拿烙铁来!”

    “大人,这……”

    “废话少说,本官今天非要把他的嘴撬开,看看他的嘴到底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