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两百四十九章简在帝心

    “孟爱卿,白素心的案子朕觉得交给你最合适不过了。”朱祁镇显然是铁了心的要让孟岩办白素心的案子。

    “圣上……”

    “爱卿就是因为这件案子才遭此大罪,难道就没有想过彻底的查清楚这件案子的真相吗?”朱祁镇一摆手,正色问道。

    “圣上既然说了,小臣唯有听命就是。”孟岩欠身道,“不过,小臣有几个要求,如果圣上不能答应的话,您就算把我的官撸了,这件案子小臣也不办。”

    “你倒是说说看?”朱祁镇点了点头。

    “这件案子之前是东厂办的,小臣并不清楚东厂办案的过程,会不会有刑讯或者违规的地方,如果涉及东厂的侦办人员,小臣是否有调查和抓人的权力?”

    “可以!”朱祁镇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第二,小臣想要圣上您一个授权,这件案子由小臣侦办,成立一个的调查小组,小臣只会调查得到的情况汇总,至于如何处置,还的交给朝廷和圣上您来定夺!”孟岩道。

    “嗯,很好。”朱祁镇很满意,孟岩只要调查权,却不要审判权,这是不恋权的表现。

    “还有呢?”

    “小臣还有一个小要求!”孟岩想了一下道。

    “什么要求?”

    “这么大的一件案子,光靠小臣一个人肯定不行,得找一些专业的人士来协助小臣,所以。圣上您得给小臣一个挑人的权力!”孟岩道。

    “你要多少人?”朱祁镇惊讶的问道。

    “不多,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各挑一个。”孟岩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

    “好你个孟爱卿,朕选你调查白素心的案子真是选对人了!”朱祁镇指着孟岩大赞一声,“你的这个要求,朕准了,朕会下旨,让三司配合你的。”

    “圣上,此案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朝野多有关注。如果太过高调的话,未免太惹人注目,还是低调一点好。”

    “低调?”

    “对,低调。如果元凶不是白素心。那岂不是惊动那逍遥法外的恶徒了?”

    “爱卿说的有道理。就照你说的办。”

    “多谢圣上!”

    “朕总要给你一个身份吧,不然爱卿做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朱祁镇道。

    “小臣只是临时受命,案子一了结就撤销了。不需要什么正式任命,您随便给个头衔就行了。”

    “爱卿不是文官,朕也不能给你个巡按御史的官儿,这样吧,朕封你个巡查使官儿如何?”

    “巡查使?”

    “爱卿是不是嫌官儿小?”

    “不,不,小臣岂敢有这样的想法。”孟岩忙摇头道。

    “那就给你一个京城巡查使的差事,专查白素心一案,可行?”朱祁镇道。

    “小臣遵旨!”

    从西暖阁出来,孟岩发现自己背后凉飕飕的,这一次自己算是赌对了。

    差事是拿下了,可怎么干,还真是没一个头绪,得回去好好理一理,弄出一个方案来。

    眼瞅着天都黑了,孟岩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

    刚出东华门,冷不丁的一声“石头”惊的他连忙回头。

    “叔,你咋没回衙门?”看到猫在墙根的郭怒,孟岩有些吃惊,这天都黑了,外面这么冷,街上根本看不到一个行人,郭怒居然在东华门外等自己?

    这时间可是不短了,从他进西暖阁到出来,怎么的也过去大半个时辰了。

    “等你呢,臭小子,跟圣上谈的怎么样了?”郭怒活动一下腿脚,搓着手走了过来问道。

    “圣上要重审白素心案!”

    “哦,那圣上问你案情了?”郭怒点了点头,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

    “问了。”

    “你怎么回答的?”

    “我知道什么就回答什么呀?”

    “血书的事情?”

    “那我可没说,嘿嘿……”

    “算你。”郭怒点了点头。

    “叔,我这算算是欺君之罪?”孟岩笑嘻嘻的问道。

    “严格来说,算,不过呢,你这也是为了案子,才没有说明,圣上是可以理解的。”

    “叔,刘继安的案子?”

    “圣上交给锦衣卫督办了!”郭怒点了点头。

    “这就好,这就好!”

    “什么叫这就好,锦衣卫正是多事之秋,刘继安的案子弄不好会让我们彻底的跟刑部对立起来,你明不明白?”

    “对立未必就是坏事,何况这一次刑部自己理亏。”孟岩道,“不过,您打算怎么办这件案子?”

    “圣上的意思是彻底整顿一下刑部,我给劝回去了,这个时候不宜大动干戈,以免引起朝局的动荡,圣上同意了。”

    “这么说,这一次是雷声大,雨点小?”

    “嗯,刘继安是逃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