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两百九十七章三十夜话

    松鹤楼。

    “怎么这么晚才来,都什么时辰了?”闻小雨伸手接过孟岩的大氅,伸手掸了一下上面的落雪,有些嗔怪道。

    “有些事情必须处理,所以回来晚了!”孟岩歉意的解释道,“你爹呢?”

    “在客厅等咱们。”

    “老爷子没不高兴吧?”孟岩小心的问了一句,虽然说他是个强势的‘女’婿,可再强势那还的论辈分,尊敬老人那也是咱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不是吗?

    “没,一个人自娱自乐呢!”

    “怎么个自娱自乐?”孟岩有些不解?

    “他没事就爱下棋,自己跟自己对弈呢!”闻小雨解释道。

    下棋,孟岩笑了笑,这可是文化人爱玩的活动,尤其是围棋,太烧脑子了,这个他就更玩不转了。

    “象棋还是围棋?”

    “黑白子!”

    那就是围棋了,孟岩自嘲的笑了笑,象棋的话,他还能陪着玩两盘,这围棋就算了,当初要不是任务,他根本没想过要学这个围棋,当然,他也就学了点皮‘毛’。

    而且时间跨度这么长,他学的游戏规则跟这时代肯定是有差异的,所以,他就只有藏拙了。

    “这可是文人墨客们喜欢玩的游戏,老爷子也喜欢玩这个?”孟岩笑道。

    “他呀,平时除了酒之外,就是棋道了。”闻小雨笑道。

    步入客厅,果然看到闻独醉在灯下对着一个棋盘,冥思苦想,对孟岩跟闻小雨进来都没有抬头看上一眼。

    “闻先生,我们来了,可以开饭了!”

    “去去。等我把这盘棋下完。”

    “爹,这盘棋一时半会儿也下不完,还是先吃饭。吃完饭再下。”闻小雨劝说道。

    “好,先吃饭!”闻独醉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棋子。

    “红焖羊‘肉’,酱爆牛‘肉’……”孟岩将餐桌上的盘子一一揭开,‘露’出里面的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令孟岩垂涎‘欲’滴。

    “都说‘女’生外向,今儿个老头子算是见识到了,这才刚做了人家媳‘妇’两天,就变了!”

    “爹。您说什么呢?”闻小雨嗔道。

    “老头子有说错吗?这些菜肴都是这小子爱吃的,这还不是‘女’生外向?”闻独醉走过来说道。

    “爹,‘女’儿怎么会忘记您呢,您看,这才掀开了一半儿,这儿还有一半儿呢。”闻小雨走过去,将另外一半的菜肴上面扣的碟子揭开道。

    “这还差不多,我以为你这丫头把我这个老头子给忘了呢!”闻独醉这才‘露’出一抹笑容。

    “闻先生,您请坐!”

    “都坐吧。”

    孟岩和闻小雨都坐了下来。

    “就咱们三个人,这是不是有些冷清了?”闻独醉瞅了两人一眼说道。

    “是呀。要不把天行、蔡先生和林怡她们都叫过来,咱们一起吃?”孟岩提议道。

    “好,人多才热闹吗。今天可是大年三十,每年都是咱们父‘女’两个人,今年多了一个人,再多三个人也无妨。”闻独醉说道。

    “好,我去叫他们。”闻小雨起身道。

    “孟大人,今天的事情干的不错,抓了白焦氏,还‘迷’‘惑’了东厂的人,让他们以为你抓白焦氏是为了找到焦宏。”闻独醉道。

    “希望吧。不过东厂也没那么容易糊‘弄’的。”

    “你呀,把那群人想象的太高明了。他们未必就知道你的目标其实就是白焦氏!”

    “如果焦宏真实那个杀死李承言,并嫁祸给白素心的人。那么白焦氏这个做姐姐的不可能一点儿不知情。”孟岩道。

    “你这个思路是对的,但焦宏也许不会告诉她姐姐,白焦氏也不不一定会开口说话!”

    “我跟白焦氏都清楚,焦宏的失踪绝不是因为要赖账才躲出去的,所以只要焦宏一直不‘露’面,白焦氏必然会越来越担心,她是个‘女’人,意志不坚定是天生的弱点!”

    闻独醉微微一惊,颇有些意外的看了孟岩一眼。

    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深的心机,当真是可怕,幸亏这个人不是自己的敌人,还是自己的‘女’婿。

    只是小雨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焦宏是在你的手上吧?”

    “小雨没告诉您?”

    “都说了,‘女’生外向,我怎么打听,她都不‘露’半点儿口风,所以,我只能亲口问你了。”闻独醉自嘲的一笑。

    “确实在我手上,就在我家里。”孟岩点了点头,“东厂已经派人去过一次了,不过没什么收获。”

    “在你跟小雨成亲的那天夜里?”

    “对!”

    “爹,他们来了!”闻小雨领着蔡晋三人走了进来。

    “闻先生,公子爷!”

    “今天这里没有上司和下属,只有朋友和家人,来,都坐下,一起吃团圆饭。”孟岩道。

    “是!”

    孟岩站起身来,拿起酒壶,给所有人的酒杯斟满酒。

    “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