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百九十九章出入登记簿

    “大人,这廖掌柜似乎不愿意……”

    “河间会馆有很多秘密不想让外人知道,这入住记录普通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在某些人眼里就不一样了。”孟岩解释道。

    “还是大人看的透彻。”蔡晋嘿嘿一笑,“不过,这廖掌柜会不会耍花招,不给我们呢?”

    “不会,他不敢,虽然他背后有强大的势力,可也不愿意明面上跟本官交锋,要知道,本官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孟岩微微一笑,笃定道。

    “大人还真会比喻!”蔡晋与孟岩相视一笑。

    “大人,这茶不错,顶级金骏眉,没想到这河间会馆居然还有这等好茶!”蔡晋尝了一口茶水,露出一抹惊喜之色。

    “是吗?”孟岩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还不错,蔡先生,这廖掌柜可真舍的?”

    等了有一炷香时间,不见廖俊杰过来,孟岩不禁给了蔡晋一个眼色。

    蔡晋心领神会的站起来:“大人,我?”

    “嗯。”孟岩点了点头。

    蔡晋起身走了出去,朝刚才廖俊杰走的方向慢慢的踱着步子,装出一副我出来四处逛逛的样子。

    “快点儿,快点儿,孟大人在那儿等着呢……”一间房内传出廖俊杰催促的声音,蔡晋当即寻着声音找了过去。

    那是一间阁楼,蔡晋踩着楼梯上去。看到一扇虚掩的房门,里面两个人影在动,一个是他们刚刚见到的河间会馆的掌柜廖俊杰,一个应该是河间会馆的伙计之类,正弯着腰,撅着屁股,头埋在一堆纸堆里不停的翻找东西。

    “廖掌柜?”

    “蔡先生,您怎么上这里来了,这里太脏了,都是灰?”廖俊杰连忙从里面出来。

    “廖掌柜。你这一去就不复返。我家大人让我来看看,你廖掌柜是不是躲起来了。”蔡晋含笑道,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廖俊杰话中的撵人之意?

    “哪能呢,我这不是给孟大人找客人登记入住和退房的记录簿子嘛!”

    “又不是十年之前的簿子。怎么找了这么半天?”蔡晋疑惑的探头过去问道。

    “这些簿子过后就收起来。胡乱放在一起。不好找?”

    “廖掌柜,你把这河间会馆经营的井井有条,按理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说呢?”

    “蔡先生,容我再找找?”廖俊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道。

    “廖掌柜,今天可是元宵佳节,我家大人待会儿还要进宫,耽误了时辰,你廖掌柜可脱不了干系。”蔡晋冷哼一声,难得一次狐假虎威。

    廖俊杰闻言,顿时脸色变了变,虽然他有消息渠道,没有听说今晚的元宵节宴会有孟岩参加,但要说当今圣上最宠信的年轻臣子当中,莫过于今天来的巡察使孟岩孟大人了。

    圣上邀请谁入宫饮宴,那还轮不着别人指手画脚,更加不需要让任何人交代。

    “蔡先生,容廖某片刻,马上就好了!”

    “好,那蔡某就上禀我家大人,在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蔡晋有知道,别逼的太狠,这样双方都有台阶下。

    “多谢蔡先生。”

    “走了,别让我家大人等太久。”蔡晋一挥手,施施然的转身返回了。

    “大人,这廖俊杰果然有猫腻,他并不想把登记簿给我们。”蔡晋返回道。

    “看来河间会馆的水很深。”孟岩点了点头,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大人,我给了廖俊杰一些压力,如果他识相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蔡晋道。

    “嗯,那就再等等。”

    “大人,这茶不错,可惜有些冷了……”

    “来人!”

    一名青衣少女低着头,踮着脚,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大老爷,您吩咐?”

    “茶凉了,换一杯热的来!”

    “是!”

    这已经是第三杯了,除了第一杯孟岩和蔡晋喝了半杯之外,第二杯他们根本没有喝,而是茶一冷,就叫换,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催促。

    有道是事不过三,这茶喝到第三杯,主人还没出现,客人的耐心也该磨光了。

    “孟大人恕罪,这账簿实在是太多,很多年的都堆放在一起,一时间还真不好找,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廖俊杰又是赔笑,又是作揖道。

    “罢了,本官也知道你的难处,账簿呢?”孟岩懒得跟他计较,只要他把账簿乖乖的交出来。

    “小崔,快把去年九月和十月的客人登记住宿和出入的账簿给孟大人看!”廖俊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吩咐自己身后一年轻的伙计道。

    “大老爷,您请看。”小崔捧着两本不是很厚的蓝皮账簿走了上来,那上面落满了灰尘,看样子是许久没有人翻动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