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百七十六章其实我没换

    “郭大人怎么也在?”曹鼐一开口,就说了一句他想要自己打嘴巴的话。

    “哈哈……”

    倒是郭怒没有任何芥蒂,听到这一声,反而笑了起来,这一笑反倒把尴尬的气氛给驱散了。

    “曹大人,来,快请坐。”

    曹鼐走过去冲胡濙微微一拱手,“见过胡老大人。”

    看到桌上是四副碗筷,不由得眼底闪过一丝异色,难道今晚的饭局还有第四个人不成?

    郭怒起身,拿起桌上的酒壶,给曹鼐倒酒道:“曹大人,今天没外人,请你来,是有些事情向你交代一下的。”

    “交代?”曹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这有什么可交代的?

    “万钟呀,你就不奇怪今天的投票你为什么会击败陈循夺得第一吗?”胡濙道。

    曹鼐脸色微微一变,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老大人,您说这话是什么个意思?”

    “实话对你说吧,万钟,你这个内阁首辅其实是我们推你上去的。”胡濙手一指自己和郭怒说道。

    “什么?”曹鼐大吃一惊。

    “曹大人,你可能还不知道,陈德遵在这之前已经跟王振勾结了,老夫建议皇上用不记名投票的方法,王振必然会知道,他们肯定会暗中将消息泄露出去……”

    “老大人,你这不是陷万钟于不义之境地?”曹鼐听了胡濙的解释,苦笑不已。

    “曹大人,你只想着你自己,有没有想过朝廷,皇上受王振蒙蔽,如果内阁在被王振和陈循之流控制。那大明的社稷和黎民百姓怎么办?”郭怒喝骂一声。

    曹鼐还在为自己的名声受损感到不满,忽然这一当头棒喝,他顿时清醒了不少,这大义跟个人的小义比起来差远了。

    “多谢郭大人,万钟受教了!”曹鼐站起来,冲郭怒深深的一躬身道。

    “万钟。之所以事先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转不过弯来,一旦泄露风声,那后果不堪设想。”胡濙解释道。

    “万钟明白。”

    “现在一切尘埃落地,而且证据也全部销毁,就算王振怀疑我们暗中动了手脚,也找不到证据了,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这个首辅是坐定了。”胡濙道。

    “老大人,郭兄,这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曹鼐好奇的问道。

    “呵呵,还有一个人,没有他,我们也办不成这件事。”胡濙神秘的一笑道。

    “是谁?”曹鼐满眼的惊讶之色。

    “章令,孟大人到了!”

    “说曹擦曹操就到了。你要见的人到了!”胡濙呵呵一笑,“请他进来吧。”

    “孟大人。请!”

    孟岩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郭怒也在,微微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想到老丈人也在。

    “胡老大人,郭叔。曹大人。”

    “石头来了,坐下说话。”胡濙嘿嘿一笑,冲孟岩一招手,示意他做到自己身边的那个空位上。

    “谢胡老大人。”孟岩微微顿了一下,他有些不情愿坐在这个老奸巨猾的老头儿身边。可又拒绝不得,只能走过去,坐了下来。

    “曹大人,你还不知道吧,这个不记名投票的方法就是出自孟大人。”

    孟岩一下子眼神变得不好起来,这胡老头也太无耻了,怎么当着人面就把自己出卖了?

    不对,胡濙怎么知道这个方法是他想出来的,孟岩目光很不好的朝自己老丈人瞄去。

    郭怒眼神直叫屈,真不是他说的,是这胡老头太狡猾,他自己猜出来的。

    曹鼐惊的眼珠子都瞪圆了,那颌下的三寸短须轻微的颤抖着,极力掩饰着心中的震惊。

    “曹大人,我就是随便说了一个办法,没想到胡老大人还当真了。”孟岩嘿嘿一笑道。

    随便一说,就把内阁首辅给定下了,说出去鬼信呀?

    胡濙闻言,差点儿没呛着,孟岩是故意的,这些人都没有办法,他心口胡说了一个就解决问题了,这不是说他们这样的朝廷重臣都无能吗?

    “石头,休得胡言!”

    “无妨,无妨,孟大人说的也是实话,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是该退休回家了,这天下是他们年轻人的了。”胡濙慨叹一声道。

    “万钟,你最该感谢的人不是老夫,是孟大人,方法是他想出来的,也是他亲自实施的,如果没有他,你是没机会当上内阁首辅的。”胡濙道。

    “是,万钟记住了。”曹鼐心中百感交集,他感觉自己德行上有些亏了,他想凭自己的能力当上这个内阁首辅,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位置并不是凭能力得来的,而是通过作弊的手段得来的。

    虽说他事先并不知情,可毕竟是他得到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