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百零八章皇帝的另外一层用意

    “哭,主子,我没听错吧,就我这一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还能会哭?”王振不可思议的道。

    “不哭最好了,嘿嘿!”

    “孟大人,陈氏夫妇已经被带进来了,是在什么地方认人?”郭小超和东厂的那名主事过来了。

    “朱公子,你的意思呢?”

    “那汤陈氏呢?”

    “在拘押室!”

    “去拘押室吧,孟卿,先生,你们说呢?”

    “一切听从公子、主子的安排!”

    “那就走吧,把人带到那边去,候命!”朱祁镇一挥手,吩咐一声,率先朝拘押室而去。

    “大人!”

    “见过朱公子,王先生!”孟岩示意区锋上前见礼。

    区锋也不知道这华服年轻人是谁,不过听孟岩的话没错的,赶紧上前一一见礼。

    “汤陈氏呢?”

    “在拘押室!”

    “嗯,你去把人带到探监接待室。”孟岩吩咐一声。

    “孟大人,不直接过去吗?”王振疑惑的问道。

    “王翁,巡察司的规矩,任何嫌犯探监或者见面要么去探监接待室,要么去审讯室,不会直接去拘押室。”孟岩解释道。

    “呵呵,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拘押室内有时候还会关押其他嫌犯,如果有人收买探监之人进来查探或者给其他关押的人传递消息,这都防不慎防的,所以为了避免此类的事情发生,犯探监都必须将嫌犯带到专门的接待室,让其与家属或者亲友会面,见完面后。再带回!”孟岩解释道。

    “原来爱卿的目的是防范于未然!”

    “对于一般的犯人,倒也不需要如此的紧张戒备,但巡察司办的都不是一般的案子,所以,小心一些为好,而且我们之前就有过意图劫狱的事件发生。不得不防。”

    “孟大人的心细如发呀!”

    “王翁谬赞了,请!”

    “这里就是接待室,一共两间,可是同时接待两名探监者,这是一号探监室,待会儿,区司狱会讲汤陈氏带过来。”

    “这中间怎么还有一道铁栅栏?”一个房间两扇门,中间还隔着一道铁栅栏。

    “巡察司探监规定,亲友和家属必须隔着这到铁栅栏见面。”

    “这也太不见人情了?”

    “犯了案。就不能用正常人来对待。”孟岩淡淡的道。

    “公子,一会儿,我们就在这里将陈氏夫妇带进来,跟汤陈氏相认。”孟岩道,“王翁可还有疑问?”

    “孟大人的安排不错,就这样吧!”王翁想了想,陈氏夫妇在他手下的人控制着,孟岩也耍不了什么花样。

    见王振没有异议。孟岩一拍手:“将犯妇汤陈氏带进来!”

    咣当一声!

    铁门被推开,两名狱卒。押着一身囚服,带着手铐脚镣的汤陈氏走进了接待室!

    汤陈氏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很显然是看到丈夫的尸身之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两只眼睛都哭肿了。

    汤溁这一死,她这孤儿寡母的。以后如何依靠?

    “孟大人,这就是汤陈氏?”

    “正是!”

    “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怎么没带过来?”王振疑惑的问道。

    “您觉得这会儿将那孩子一块儿带来,合适吗?”孟岩对王振这种没有一点儿怜悯之心之人打心里瞧不起。

    “怎么不合适,孟大人。老夫可警告你,要是见不到孩子,老夫绝不相信这就是汤陈氏!”王振道。

    “王翁,这样的场面,您就不考虑一下一个孩子的感受吗?”孟岩怒道,“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他连是非都不懂,就算他父母犯了罪,他是无辜的吧?”

    王振被孟岩突然的愤怒给吓住了,有些不敢面对孟岩那喷火的眼神。

    “先生,孟卿说得对,孩子的确不适合出现在这个场合,但先生也说的有道理,孩子也是重要的证人,也应该见一见。”朱祁镇道。

    “哼,微臣打算一会儿确定汤陈氏身份之后,想向圣上讨一道恩旨!”

    “爱卿请说!”

    “微臣想请圣上恩准让汤陈氏的儿子,汤宝儿跟汤陈氏的父母一起住,交给坊正看管。”

    “这个朕准了!”朱祁镇略微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主子,这不合适吧?”

    “王翁,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莫非要下官将太祖皇帝颁布的《大明律》和大浩中的有关律令给您找出来?”孟岩针锋相对。

    “这,这就不用了!”王振脸色讪讪,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他若是非要针对,传出去,怕是别人会说他一点儿胸襟都没有。

    这当太监的都他们这一点,王振也不例外。

    “大人,陈员外夫妇带到!”

    “带进来!”

    “小老儿陈进携妻黄氏叩见孟大人!”陈员外夫妇一进来,就给孟岩下跪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