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百八十一章一切为了大局

    <divclass="adread"><script>shoM_read;</script>

    ps:土木堡大战来了,结局写的很辛苦,来点儿月票鼓励一下吧!

    “升堂,带人犯……”

    威武!

    “堂下下跪何人?”

    “小人严同叩见钦差大老爷!”严同头发散乱,眼窝深陷,完全没有当日的嚣张气焰,现在的他跟一个可怜虫差不多。

    “严同,知道本钦差为何将你拘押到此吗?”孟岩端坐大堂之上,威严的喝问一声。

    “小人知道。”

    “还不说来!”孟岩手一指,命令一声。

    “小人与吉安等人在监军府师爷方俊鹤的授意之下,谋杀了监察御史汤溁汤大人。”严同跪伏在地上说道。

    “尔是如何接受命令,又是如何杀人的,与本官一一说来。”孟岩命令道。

    “是,钦差大老爷。”严同答应一声,便再一次将自己与吉安等看守在方俊鹤的授意下,如何杀死汤溁的经过,一五一十的描述出来。

    “方俊鹤为何授意你杀死汤大人?”

    “这个小人不知道!”

    “他可曾对你提到过,是有什么人让他这么做的吗?”孟岩沉吟一声,问道。

    “没听到。“

    “严同,你也是监军府的奴才,当知道,方俊鹤不过是一个师爷,他有那么大的权力让你去杀人,还是一位朝廷命官吗?”孟岩冷喝一声。

    “在监军府,三爷就等于是督主,他的命令我们不敢违抗,至于是不是督主的意思,我们也从来不敢过问。”严同解释道。

    “方俊鹤有那么大的权力?”

    “是的,小人等平时根本没有资格见督主。做什么事儿都是三爷下命令。”

    “来人,给他签字画押!”孟岩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带人犯吉安!”

    “钦差大人,小人有罪,小人该死。可杀人的不是小人呀,小人只是顶多就是一从犯……”

    “你有没有罪,你说了不算,证据说了算!”孟岩一拍惊堂木,“起来回话!”

    “谢钦差大老爷!”

    “把你与严同一起谋害汤溁汤大人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孟岩令道。

    “是,钦差大老爷,小人我真不想害人,小人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是上头有命令,小人不敢不从……”

    “你是说,那晚汤大人的饭食是你送进去的?”

    “是的,馆驿的派人把饭送过来,交到我这里,然后是我递进去的。”吉安道。

    “你在饭中下来药?”

    “是的,方三爷吩咐的,下了点蒙汗药。睡死了,好下手。”吉安道。

    “可汤大人因为心中玉琪难消。当晚只是吃了几口就没有再吃了,所以他虽然睡着了,但并没有完全昏迷,可对?”

    “钦差大老爷说的没错,就是这样的,当时我还怕他醒过来。严同说没事儿,这一个文弱书生,就算反抗也打不过他们两个人。”

    “杀人的方法是你想出来的,还是严同?”

    “要做成上吊自杀的假象,所以。得身体其他部位没有伤痕,严同说,不如将他吊死在那通风洞的铁栏杆下面?”吉安道,“小人当时也没细想,就同意了。”

    “可是你们没想到的是,那通风洞太矮了,根本不足以将一个人吊死?”

    “是的,那通风洞太矮了,个子高的,都能从里面看到外面,所以严同就想到去外面,用腰带套住汤大人的脖子,勒死之后,然后在挂在上面。”吉安说道。

    “为什么不在牢房里勒死,在想办法吊在上面呢?”

    “为的是不着痕迹,不惊动牢房内的其他人,毕竟这还是县衙大牢,里面关押了不少犯人。”吉安解释道。

    “你们俩还真是煞费苦心呀!”

    “本官再问你,你跟严同杀人的这事儿,其他人知道吗?”孟岩问道。

    “应该知道,我们办事的时候,陈希和王勇就在外面给我们放风。”吉安道。

    “杀了汤大人之后,你们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我们就回去睡觉了,然后按照方三爷的吩咐,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假装装作发现汤大人自尽,去馆驿报告!”

    “这么说,是郭监军先到的现场?”

    “是的。”

    “方三爷呢?”

    “一开始没看见,后来等天大亮的时候,方三爷来了,去牢房看了一下,命我们将汤大人的尸身抬了出来。”

    “大人,下官就是那个时候感到大牢的,正好看到他们把汤大人的尸身抬出来,方俊鹤也在现场。”马蔚然插进来一句话道。

    “嗯。”孟岩点了点头。

    “墙壁上的划痕你注意到了吗?”孟岩问道。

    “划痕,什么划痕?”吉安一愣,不明所以的道。

    “吉安,汤大人的指甲你注意到了吗?”孟岩继续问道。

    “汤大人的指甲很长,他有抽旱烟的习惯,指甲长,是用来挑烟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