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百三十一章菊花社

    圣旨终于下来了,在这道旨意下来之前,大朝之上,对孟岩的处置争论的十分厉害。,

    内阁首辅曹鼐等人认为孟岩在大同查案处置果断,得当,抓出了一批为祸边关的蛀虫。

    这些人如果继续为祸下去,那边关就要被这些人给蛀空了,一旦战事起。

    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大同距离京师这么近。

    最终还是以曹鼐为首的文官占了上风,促使皇帝下了对汤溁一案处置旨意。

    汤溁一案定性为冤假错案。

    被谋害的汤溁被朝廷追封为礼部郎中,其子袭锦衣卫百户,其妻加封诰命安人。

    所有涉案人员,该罢官的,罢官,该下狱的下狱。

    户部侍郎,大同参政沈固提督不严,走私倒卖军粮,罪无可恕,斩立决,着没其家产,妻女移送教坊司。

    大同前卫都指挥使,游击将军潘春,勾结沈固,倒卖军粮,贪污受贿,私通敌国,谋害钦差大人,斩立决,没其家产,诛三族!

    这是这件案子中,处罚最重的一个,潘家老小除了襁褓中的婴儿之外,全部斩首。

    孟岩并不赞同这种连坐之法,可是这个时代,他无力改变这个,如果他不抓潘春,那如何对得起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是因为他,才让哈拉木那些人无声无息的而进入大明境内,截杀自己。

    他们年纪轻轻的,就失去了生命,谁来可怜他们?

    丢掉性命的可不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是这些人当中官位最高的,下面还有很多人丢了性命。

    抄没家产的不只多少,诛杀三族的倒是没有了。孟岩在抄家的时候都还给留了些活命的钱。

    这些人虽然当时恨孟岩,但后来等怨气消了之后,其实还是感激他的。

    如果不是孟岩给他们留下些财物,他们恐怕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了。

    违法的官员抓的抓,杀的杀,一大批的位置空了出来。这就成了朝中各方势力争夺的香饽饽!

    这些个位置当中有些很关键,孟岩当然也是要争一争的,只不过,他要的不是那些肥缺,而是一些苦命的差事,别人不愿意争的,他都划拉来了。

    朝廷下旨让巡抚大同右佥都御史卢睿暂代参政职位,管理提督军粮。

    大同知府魏仁杰年纪老迈,被强令致仕退休了。知府职位由同知霍瑄接任。

    霍瑄能够升任大同知府,孟岩是用了力气推的,分别给胡濙以及曹鼐去了亲笔信。

    这二人联名保奏的,才让拿下老知府,让霍瑄顶上。

    不知不觉,孟岩到了大同已经一个月时间了,右胸的箭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又多了一道男人的标志,但是还不能太过剧烈运动。只能说右手活动是没有问题了。

    圣旨虽然给案子定性了,但很多工作还是要做的。一些涉案官员的审理和判决。

    总不能让皇帝去裁决一个通风报信的马仔该判几年吧?

    这些琐碎的工作,自然是他这个钦差来做。

    除去一些小人物,涉案官员多达上百人,判刑的就超过一大半,有些罪行较轻的,只是胁从的。交出违法所得,孟岩都从轻判了,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光判决这些人,孟岩就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只要是有疑点的,他都适当的放宽处罚。

    提出“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这还被日后的大名律刑法写入其中。

    眼看回程返京的日子越来越近,有些人,有些事则提了上来。

    人有三个,那日赤,公主,还有一个就是方俊鹤。

    方俊鹤在汤溁一案中属于主谋,虽然,他坚持不把郭敬供述出来,但他案子中是一个重要的人物,也是实际的操控者和执行者。

    方俊鹤这个人,孟岩多少是觉得有些惋惜的,他的才智若是能用在正道上,那这世上也许多了一个有用的人。

    孟岩觉得在自己做出对方俊鹤的判决之前,再见他一次。

    “他这几天情况如何?”

    “回禀大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比刚进来的时候还长了几斤。”典狱恭敬的回答道。

    “本官要跟犯人单独聊聊,你且退出去吧。”孟岩淡淡的吩咐一声。

    随着这大大小小的官员被判了刑,巡察使衙门的监狱也空了起来,方俊鹤作为第一个进来的犯人,在这里已经待了将近一个半月了。

    除了叫他去堂上作证,孟岩几乎没有私下里跟他单独见过面。

    一个多月不见阳光,方俊鹤一张脸白皙了许多,胡须更长,更潦草了。

    “孟大人是来送方某最后一程的吧?”人还未到,方俊鹤就开口了,还背对着他。

    “你知道是我?”孟岩微微一丝惊讶。

    “要是犯人,比穿戴镣铐,步子缓慢且重,若是狱卒,穿的是薄底快靴,走起路来,砸在地上有肉感,大人穿的是官靴,轻便舒适,走起路轻盈有力,猜都能猜到了。”方俊鹤微微转过身来微笑道。

    “看起来,你在这里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