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百三十六章幕后黑手孙家

    <divclass="adread"><script>shoM_read;</script>

    ps:下个月,扫尾,填坑,还要搞新书,更新不固定,尽量保证一天一章,大概还有二三十章的样子,还请大家谅解!

    故事很长,孟岩耐着性子听完了,后半部分跟方俊鹤基本上差不多。¥f,

    少许细微的差别就是,有关暗杀之人弄错静慈仙师和姐姐胡善围的情况。

    刺杀的杀手一个没有能够过去,全部被孟宪和张太后安排保护静慈的大内侍卫剿灭。

    而孟宪之妻,其实是替亲妹妹挡了一刀,很快就伤重不治去世了,腹中的孩儿根本就没有出生。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受伤小产,或者难产之类的事情发生。

    这是孟宪跟上妻子和胡后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对胡善围的死秘而不宣,然后等胡后生下孩子,说成是胡善围所生,然后胡善围产后血崩,过世。

    将胡后产子这个秘密完全遮掩过去。

    孙后既然已经对一个废除后位的女人下这么重的毒手,如果知道胡后产下皇子,必然不会放过。

    这个女人心肠很歹毒,为了当上皇后,不惜用宫人子冒充自己的儿子。

    张太后得知事情后,很是震怒,可是刺客全部都死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切是孙后指使。

    最后,张太后同意了按照孟宪说的,只有将胡后之子在他名下寄养,才可躲过一劫,否则,孙后决不会罢休的。

    这件事,张太后也对皇帝隐瞒了,只说胡后阴阳不良,产下一女婴,很快就夭折了,还弄了一个夭折的女婴送到了宫中。叫皇帝一起看过。

    皇帝相信了,胡后在孟府修养了一些日子,便再回到宫中,居住长安宫。

    张太后死后,胡后在宫中失去了依靠,加上孙后的儿子已经登基做了皇帝。自己的儿子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到死都没有见到一面。

    胡后回到宫中,身边的两大宫女,一个是赛霄宇,一个就是春红,两个人,一个戴起面具加入了锦衣卫,这事儿是张太后安排的,主要也是为了保护胡后之子。

    张太后为赛霄宇配置了一支不弱的保护力量。这支力量就藏在锦衣卫中。

    知道的人不多,郭怒和孟宪知情人。

    孟宪从大汉将军营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孙后对他的关注,落魄的当一个锦衣卫百户,也没什么人觉得他是个威胁,独自抚养着妻子的遗腹子。

    而春红则进入教坊司密谍,这也是老太后的安排,这也算是一个双保险。

    这样算起来。胡濙这个令主也是知情人。

    孙后始终怀疑孟岩的真实身份,屡次试探。甚至故意的在胡后面前提起孟宪之子,让孟宪带着儿子进宫来看她这个姨娘。

    胡后当然知道孙后的险恶用心,一旦她见到自己的儿子,肯定是抑制不住流露出孺慕之情,到时候必然会被孙后看穿。

    她就忍着痛拒绝,说自己已经是出家人了。不该贪恋红尘俗世,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见,何况见姐夫和侄子?

    当时皇帝还在位,孙后也不敢太过分,如果事情败露了。她有没有好处。

    而且她的儿子已经是太子储君了,名分已定,只要能熬到皇帝一命呜呼,自己儿子顺利即位,那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但是孙后这个人是多疑的,这一点孟宪和张老太后都清楚,所以,皇帝一病重,御医诊断时日不多。

    老太后就知道,一旦孙后之子登基,她一定不会放过孟岩父子。

    所以,他们商量了一下,把孟岩送走,于是一个有目的的卧底计划就展开了。

    当时才八岁的孟岩就参加了严苛的训练,半年后,以鞑靼人的身份进入鞑靼王庭。

    当时的孟岩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还以为爹对自己太狠心了,哪有把亲儿子送到敌国卧底的,那都是九死一生,甚至死在异国他乡都未必有人知道。

    “春娘,你对本官说这些又有何用,就算这些都是事实,又能怎样?”

    “孟大人,如果不是娘娘被废,您现在可是当今天子。”春娘有些激动道。

    “你是想说,我可能就是那个孤家寡人对吗?”

    “孟大人,这本来就是你的,孙后用宫人子蒙骗先帝,窃取皇位,难道就不应该拨乱反正吗?”

    “宫人子就不是先帝之子吗,他也是有皇族血脉,按照道理,他也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而我,身份还不明,有资格说这个吗?”孟岩道。

    “难道孟大人就不想为你的养父报仇吗?”

    “仇我会去报,但是你想要的,本官给不了,为什么不继续隐姓埋名下去,平静的过一辈子不好吗?”孟岩质问道。

    “有些事情,做了就难回头了。”春娘凄然一笑道。

    “你做了什么?”孟岩不确定的问道。

    “这些年在边关,我利用春风楼掌握了边军中不少将领的和把柄,他们现在受我的控制。”春娘道。

    “什么?”孟岩大吃一惊。

    “我跟赛霄宇分工明确,我保证你的安全,她负责调查当年的案子。”

    “你负责我的安全?”孟岩真是难以置信,他可从来没有感觉到有人在保护自己。

    “是的,你在鞑靼王庭的安全就是我的责任。”春娘道,“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