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十章我的地盘我做主三

    “秦小雅也是教坊司的人?”

    “你还算聪明,秦小雅就是教坊司的人!”郭怒点了点头。

    “那门达?”

    “门达是锦衣卫,不过他暗中听命于东厂。”郭怒道,“他既是北衙的人,也是东厂的人!”

    “那秦小雅是教坊司安排在门达身边监视他的?”

    孟岩被这三者之间的关系给搞的糊涂了,这不是你监视我,我监视你,搞得就跟三角恋爱似的。

    “差不多吧,教坊司隶属礼部,你现在明白了吗?”郭怒点了点头。

    “有点儿晕,不过也算明白一些!”孟岩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点了点头。

    “说来听听?”

    “锦衣卫直属圣上亲军,圣上直辖,除了圣上之外,无人能够调遣,但锦衣卫若是一家独大,圣上便有可能被蒙蔽的可能,教坊司可暗中牵制,尤其在情报上面,教坊司具备天然的优势,而不管锦衣卫和教坊司,圣上都不可能真正放心,因为他们都是外臣,而且教坊司中多数都是犯官后人,难保她们不会起异心,东厂才算是圣上的心腹,他们不但是圣上身边的人,圣上信任,权力也来之圣上,所以,只要圣上支持,假以时日,东厂必然会凌驾与锦衣卫和教坊司之上!”孟岩道。

    “不错,你能看到这些,足见你是用了心的!”郭怒满意的点了点头。

    “郭叔,我们跟教坊司?”

    “你小子,真是天生干我们这一行的!”郭怒手指着孟岩笑了,笑的很开心。

    “锦衣卫是天子亲军,咱们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不能跟外臣走的很近,这也是仁君所忌讳的!”郭怒道。

    孟岩点了点头,自古就有文臣武将势不两立的说法。

    这朝堂之上文武大臣拧成一股绳,恐怕就要改朝换代了,宋朝杯酒释兵权不就是这个道理?

    “北衙权力很大,直接听命于圣上,但实际已被东厂掌控,而我南衙则相对独立,内外情报工作则由我们负责,锦衣卫如果全部彻底倒向东厂,后果不堪设想!”郭怒道,“这也不是朝中各部院所愿。”

    “南衙跟教坊司暗中合作?”孟岩大吃一惊。

    “算不上是合作,群亡齿寒,相互有默契而已!”郭怒道。

    孟岩点了点头,这种私底下的争斗都是有底线的,谁出线,谁就出局!

    要不是王振提拔马顺担任锦衣卫指挥使,东厂的手想要伸到锦衣卫中来,很难。

    当然,明朝皇帝设东厂,也是希望东厂和锦衣卫相互监督,但是想法是好的,但实施起来,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东厂实际办事的都是从锦衣卫中调任,可管事的却是一帮太监,阉人凌驾于锦衣卫之上!

    加上皇帝自身更容易相信身边的这些阉人,东厂权势自然慢慢凌驾于锦衣卫之上了!

    马顺拜王振为干爹,更是令锦衣卫在无形之中矮了东厂一头,这是锦衣卫中许多人不能够容忍的。

    “跟你说这些,是让你做事之前掂量一下,注意分寸!”郭怒提醒道。

    “知道了,郭叔,我现在只求一碗肉汤面?”孟岩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道。

    “你小子,就知道吃,我早就让厨房给你准备了!”郭怒笑骂一声,“来人,把吃的端进来吧?”

    一名办事小吏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进来。

    “吃吧,这可是月儿特意下厨为你煮的。”郭怒酸酸的说道,“我这个做爹的都没这个福气!”

    “嘿嘿!”孟岩傻笑一声,端起面条就到一边狼吞虎咽去了。

    “回去之后,休息一下,后天一早过来。”

    “郭叔,你给我安排什么职位?”

    “匠作司,仓储百户!”

    “看仓库?”

    “对,就是看仓库,怎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郭怒点了点头。

    “郭叔,我这么年轻,朝气蓬勃,年轻有为,你让我去看仓库,这不是让我去养老吗?”孟岩一百个不愿意。

    “你以为我愿意,可你不知道,你屁股后面一堆麻烦,今儿个我还被召进宫,有人写奏折告你状了!”郭怒道。

    “告我的状,我刚回来,没招惹谁吧?”孟岩奇怪的问道。

    “你小子,就跟我装糊涂,没招惹谁,又是谁要你的命?”郭怒斥道。

    “郭叔,您都知道,何必问我?”孟岩心虚道。

    “你小子现在就是在刀尖儿上跳舞,真不知道我保下你是不是这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哪能呢,就算有人要我的命,他们也不敢明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