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于欣探监求收推

    “孟大人,孟大人……”

    “谁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孟岩睡的真香呢,这耳边传来一阵聒噪的声音,十分不耐烦。

    “孟大人,有人来看你了!”

    “看我?”孟岩一睁眼,坐起来,“这大清早的,谁来看我?”

    “这个小的我不认识,不过看上去是位小姐!”牢头老周暧昧的一笑道。

    “小姐?”孟岩一愣,在京城,他认识的年轻女孩子不多,除了郭月之外,好像没旁人了吧?

    可不是说好了,他在诏狱这段时间,她不必来看自己,又是沈聪过来就可以了。

    “老周,这小姐啥模样?”

    “模样挺好看的,就是看上去有些病怏怏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老周回忆了一下道。

    “病怏怏的,老周,这里可是锦衣卫诏狱,你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领呀!”孟岩皱眉道。

    “小人哪有那权力,是上面安排的,我只是负责传个话,不过,见不见还的您自己决定!”老周道。

    “上面安排的?”孟岩一愣,难道是郭怒的安排,莫非……

    “行,我见一下,但这里不太合适,你给我找个说话的地方!”孟岩起身道。

    “行,我给您安排!”

    “我梳洗一下,见人家小姐,总不能太邋遢!”孟岩道。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牢头老周过来领人了!

    “就这里?”

    “恩,孟大人,你们说话,多久都没关系。”牢头老周嘿嘿一笑,讨好道,他在牢里这么多年,什么人最终什么结局,他都能看出一二来!

    这孟岩多半没什么事儿,迟早是要放出去的,蹲诏狱只是做个样子,没看到这北衙都被南衙的接管了吗?

    “怎么会是她?”透过门上的小窗户,孟岩看到了房间内的人,有些吃惊!

    郭怒并没有将于欣三番两次拜访郭府的事情告诉他,因此孟岩也不清楚郭怒到底用什么方法让他进入杨府给杨阁老治病。

    孟岩犹豫了,朝廷政治斗争何等残酷,看不见的刀光剑影,于欣一个柔弱女子,卷进去怕是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还有那位未来的大明朝中流砥柱,于少保?

    可能感觉到来此门后的注视,于欣微微的一转头,朝门口望去,孟岩知道躲避不是办法,轻轻的一推门,走了进去!

    “孟先生……”于欣惊诧的一起身,有些激动的唤了一声。

    “于小姐,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孟岩苦笑一声。

    他也曾想过,自己跟于欣再一次见面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但在诏狱里,他还真没有想过。

    “欣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孟先生!”于欣睫毛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故意的微微欠身道。

    “于小姐,请坐,这里是诏狱,也没杯热茶……”

    “欣在外面听了孟先生的事迹,非常敬佩,先前是欣误会先生了!”于欣歉意道。

    “那种情况下,于小姐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孟某可以理解!”孟岩忙道。

    “孟先生……”

    “还是叫孟大哥吧,我听着有些生分了!”孟岩主动道,总是让一个女孩子开口主动跟他说话,有些过了。

    “孟大哥,那天在惠民药店……”

    不提惠民药店还好,一提惠民药店,孟岩就感到脸颊微微一烫,有些尴尬:“那个,于小姐,并非孟某有意避开不见,只是,我一个锦衣卫,你呢,是当朝三品大员之女,你我身份有别,恐被人看到,对你还有令尊的声誉不太好。”

    于欣微微点了点头,对于父亲,她是了解的,正直无私,但有的时候太过迂腐了!

    如果他知道自己跟一个锦衣卫鹰犬有来往的话,肯定会大发雷霆的,就是母亲也是不许的。

    父亲对鹰犬素无好感,如果不是蒙郭怒搭救,怕是她跟郭月之间的来往都不被允许!

    在父亲眼里,鹰犬干的都是蝇营狗苟之事,上不得台面,比不上堂堂正正的读书人。

    历史上对于谦早已有评价,有魄力,有能力,有历史功绩,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迂腐,一根筋,不知变通,驭下太过苛刻。

    这样人只能做一个清流铮臣,但如果掌握全局,他的性格缺陷就非常大了!

    性格决定命运!

    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性格,不懂得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最终落得一个凄凉的下场!

    总之一句话,于谦这个人有点儿清高!

    你一个人清高不要紧,总不能要求所有人跟你一块儿清高,这是不现实的。

    这也为他后来悲惨的命运定下了基调。

    “孟大哥,于欣此次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