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百章交锋

    这些随李愔来到长安的益州官员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多少是有些担心的,害怕新老政务体系会酿成对立的冲突,建立新军的事情让李愔这些老部下安了心,类似于军队中的新军,李愔打算在政务体系中同样建立新的机构,这些机构可能暂时没有什么权利,但是日后李愔会慢慢把权利交给他们,最后让他们全盘接手大唐的政务。

    和益州官员们商量了初步的策略,隔日李愔第一次上了早朝,早朝上他介绍了来自益州的官员,同时宣布建设新军和新的政务机构,而旧的体制一切照旧,这让喧嚣了三个月的长安官场总算是安静下来了,而他们不会想到李愔采用的是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方法慢慢终结旧的体制,而当他们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将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

    除了在官场上发力,李愔在民间也是一步步布局,得民心者的天下的道理在任何时代都行得通,减少赋税,免除劳役,免费入学等一系列政策开始在大唐贯彻实施下去,如今大唐的百姓早就通过口口相传知晓了益州的各种优惠政策,现在这些政策临到他们的头上了,他们无不对李愔这个太子感恩戴德。

    当然,李愔这种既不开源又不节流的政策刚刚颁布就遭到了长安官员的极力反对,认为李愔这是亡国之策,但是如今李愔坐拥天下之富,在益州的仓库黄金和白银堆积如山,银行中流动的资金拿出一点就足够大唐十几年的农业赋税,再加上索马里不断给他带来的收入,他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些官员可笑的反对。当上官仪把益州一年的财政收入说出来以后,这些官员集体闭嘴了,而接下来让官员们惊喜地是,李愔给他们上调了月俸,在以往。官员们的月俸主要是由三种部分组成,第一个自然是铜钱,接下来的两个是米和绢布,但是如今益州纺织业和农业发达,让这两样东西贬值太厉害,特别是绢布。如同根本无法和铜钱比值。

    这项政策出来官员们倒是没反对的,这百姓得力有人反对,他们自己的月俸涨上去了傻瓜才会不要,而享受了李愔监国带来的益处后,越来越多的官员倒向了李愔这一边。毕竟人都是逐利而行,那个统治者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们就跟着谁走。

    不过虽然李愔出台的政策大多得到了认同,但是仍旧有不少政策是遭到强烈反对,而吵得最厉害的莫过于学校的问题,李愔执政不久在长安的各个分校开始接纳学员,但是接着问题就来了,大臣们反对寒门子弟和权贵子弟在同一所学校求学。而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学校里发生了数起权贵子弟欺压寒门子弟的事情,让李愔是大为光火。

    “把那些打人的权贵子弟全部劝退。伤人者按刑法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李愔审阅了武侯亭递上来的奏折后颇有些恼火。

    苏沫儿正在李愔身后给李愔拿捏着肩膀,长安分校投入使用后她就和崔莺莺,柳烟雨等人一起搬来了太极宫,崔莺莺住在以前的延喜殿,苏沫儿住在杨妃以前的紫云阁,柳烟雨住在凝云阁。兕子和三个皇子也返回了长安,因为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李世民让他们各自开府,只有兕子还住在大明宫中。回到长安以后,四人还是继续上学,同时回来的,还有以前不少前去益州求学的贵族子弟。

    苏沫儿眉目间有些无奈,柔声道:“殿下消消气,可别气坏了身子,这可不值得,我马上就让武侯处理此事,只是跪在太极宫外的大臣们怎么办?”

    “他们喜欢跪就让他们继续跪着,真是岂有此理,这些个老顽固。”李愔骂道,在李愔坚决不同意把寒门子弟和权贵子弟分开后,一批大臣就跪在了太极宫外,说李愔若是不同意,他们就跪着不起来。

    苏沫儿轻哼了一声道:“也该让他们受点罪,竟然敢这样威胁殿下,太过可恶。”

    李愔这些年也算是读了不少史书,历史上这样的招数并不罕见,而是比比皆是,表面上看起来是对某一个决定的不同意见,实则是君权和臣权之争,李愔此时若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