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五章规划

    土地的事吃了点亏,但还是买了下来,又去一个趟小山坳,李愔粗略绘制了地形图,接着开始想着如何规划这个面积两千亩的用地。

    王府的书房中,李愔埋头画图,芸儿站在一旁给李愔扇着扇子,停下笔来,李愔伸了个懒腰,忽然想起了什么,“这几天怎么没看见苏沫儿!”

    芸儿娇嗔道:“哼,殿下就知道惦记沫儿妹妹!”

    “你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小心打你屁股!”和李愔相处了一段时间,芸儿渐渐摸准了李愔的脾气,越来越随性。

    李愔的威胁对芸儿没有一点杀伤力,她转过身来,翘起了曲线优美的臀部,杏眼朦胧,“奴婢愿意受罚!”

    望着体态曼妙,媚态天成的芸儿,李愔一阵口干舌燥,两个声音在脑中不断想起:

    “你是个王爷,他是个侍婢,睡了还不用负责,这样的好事你上哪找去!上啊!”

    “胡说八道,到了唐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她只有十四岁,你下的了手吗?”

    “滚蛋,是她在你,这是唐朝,十四岁可以嫁人了!”

    “!”

    “……”

    “殿下,你怎了?”李愔陷入痴呆症状,芸儿紧张起来,难道刚才对他刺激太大,让他旧病复发,想起太医以前说过李愔脑袋受伤的事情,她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李愔回过神来,见芸儿正红着眼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这是怎了芸儿,怎么这副……”话没说完,芸儿就扑到了他怀里,“殿下,你吓死奴婢了!”

    一阵满怀温香,李愔怔了一下,轻轻抱住了芸儿,去他大爷的,这样了还装正人君子,还让人活不?

    在李愔怀里哭了一小阵,芸儿推开了李愔,脸上满是红晕,李愔一切正常,她刚才是太过惊喜失态了。

    “沫儿姐姐在前殿和高账房对账呢!”芸儿说完,羞涩而快速地瞥了眼李愔,如同小鹿一样跑了出去。

    房间里的李愔呆了一下,闻着残留的余香,喃喃道:“这就完了?”

    梁王府前殿的账房里,苏沫儿如玉的小手在算盘上如同跳舞一样,整个房间中除了算珠“噼里啪啦”的碰撞声,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王府的生意是越来越好,账目却是越来越乱,高账房一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了,李愔让金大谦再招一个账房,只是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今天,高账房正在算账的时候被苏沫儿瞧见,她见高账房那么大年纪了还那么辛苦,就让高账房把一些事情分给她做,反正她也是清闲。

    但让高账房没想到的是,这个苏沫儿真是算账的奇才,一手麻利的打算盘手法让他都自叹不如。

    李愔到了账房,高账房站起来准备请安被李愔制止,他悄悄走到苏沫儿旁边,认真地看着苏沫儿算账,这让他突然想起小学时期老师教授算盘的时候,那种痛苦不言而喻。

    理顺了账目,苏沫儿轻轻松了口气,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