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三章未知的媳妇

    “这是什么?”长孙皇后拿起一个瓷瓶,端详了一下,看向李愔。

    李愔道:“儿臣叫它香水,功用和香膏类似,但强它百倍!”

    “哦?”长孙皇后贵为一国之母,但也无法逃脱女人的天性,自从用过洗发水以后,她一直在使用,完全无法离开。

    “母后打开自知妙用!”

    长孙轻轻揭开瓶塞,一股清丽的香味顿时从瓶中飘了出来,闻之神清气爽,欲罢不能,在皇宫中香膏不是个陌生的词汇,但香味比之相差太远。

    “果真清香无比!”长孙皇后将香水倒了一点在手上,一阵清凉感蔓延开来,水分蒸发以后,浓郁的香气仍旧留在手掌上,萦萦不散。

    李愔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继续道:“以往的香水使用起来太过繁琐,这种香水只要涂抹在身上或衣物上一点,便可保证一日香气萦身。

    长孙皇后越加惊奇,按李愔说的沾了一点在衣服上,果然如同李愔说的一样。

    “愔儿真是费心了!”长孙皇后看向李愔的眼神带着赞赏。

    礼物也送到了,也教会了长孙皇后如何使用,李愔道:“儿臣还有事情,就不打扰母后休息了!”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你的事情我会和皇上说清楚的,但你同样也要记得严于律己,常常自省,也为你的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

    “儿臣明白!”

    “赵开,代我送一下六皇子!”长孙皇后最后吩咐道。

    跟随着赵开到了延喜殿门口,李愔转身对赵开道:“公公请留步!多谢公公带路了!”说着从袖口里摸出一个十两的金条塞到了赵开手里。

    赵开一愣,接着推辞道:“六殿下客气了,奴才也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

    “公公不必推辞,这点黄金对我梁王府来说微不足道,公公尽心服侍母后多年,母后不说,我也是看在心里的,这点黄金就当是我感激公公的,算是一点微薄的买茶钱!”

    李愔这样说,赵开也不好再推辞了,“六殿下的孝心真是日月可见,老奴那就却之不恭了!”

    和赵开分开,李愔径直去了杨妃的紫云阁,生在帝王之家不得不处处为营,多一个人说话就是多一份助力。

    到了紫云阁,李愔向杨妃说了自己先去了长孙皇后那里,杨妃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唯独对李愔口中的香水有了兴趣。

    “真是神妙之物!”杨妃不断嗅着身上涂抹香水的地方,难掩欣喜之色,“这回儿又是准备让娘在宫中给你宣传?”

    “母妃误会了,如此神物儿臣还担心卖不出去吗?真的是一心来孝敬你的!”

    “油嘴滑舌!”杨妃白了一眼李愔,“上回被你气昏了头,有件事情倒是忘了和你说了!”

    在紫云阁中,李愔不再讲什么规矩,坐在桌边吃起了糕点,“什么事情啊?”

    “知道你父皇这次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还不是看我不顺眼!”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