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十八章益州城

    “绵州?”李愔掏出地图,这是李愔在长安就准备好的东西,是他从网上下载又打印出来的彩色唐朝图纸,上面标注的地方都是按照当时唐朝的州府情况来的。

    李愔拿出地图,崔莺莺也俯身过去瞥了眼,她还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东西,能把大唐的州府山川河流全部汇聚于一张纸上,只要看一眼就明白自己大概在什么位置。

    绵州在唐朝的行政区域中属剑南道,也就是如今的四川绵阳市,和益州也就如今的成都市同属一道,两州相距很近,相隔不过两百多里路,两州都处在蜀地,也就是四川平原境内,这里的地势平坦,正适合马车行进,不出意外顶多三天的时间他们就能到益州了。

    崔莺莺找到绵州,又找到益州,这两州中间还有一个梓州,过了梓州就是益州城,看着两者之间的距离,崔莺莺露出了一丝笑意,终于快到了,这天的车马劳顿,她还真是快吃不消了。

    回答了李愔的话,仝猛有些拘束地的站在桌前,驿将虽然属于唐朝的官员,说起来也不过是朝廷给他们的安慰头衔,让他们心理上好过一些,他以前的身份不过是这驿站附近的富商,地位十分低贱。

    唐朝的驿站耗费庞大,为了保证驿站的正常运转,因此朝廷想到了一个办法,指定当地的富户负责筹建驿站,亏损就由这些富户补足,因此这些个商家是苦不堪言,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具备精明头脑的商人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利用驿馆之间交往便利开始从事买卖,不仅达到了以商补亏的目的,还赚取了大量的钱财,而这个仝猛就是个聪明人,开办了这个驿站以后,他专门替人进行跑商,在驿馆中还专门出售各种金银珠宝,来往的驿站的都是官员和贵族子弟,见到稀奇的就买几个,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也不敢把这些富户逼急了,撂挑子不干,他们就麻烦了。

    李愔见仝猛站在那里,一张脸局促的跟内急一样,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嘴张张合合的,看得他难受,因问道:“仝驿将有什么话想说吗?但说无妨!”

    看了眼李愔,仝猛想到如今的处境咬了咬牙,开口道:“殿下,实不相瞒,自从接了朝廷的命令,下官就开了这家驿站,为朝廷出力本是下官应该做的,但是这驿站耗费巨大,把下官的家资耗了大半在上面,虽然下官利用驿站做了点小生意,但还是不足以弥补驿站的亏空,在这样下去,下官只能脱了这身官服了!”

    李愔有些奇怪,不明白这驿将向自己倒这苦水干嘛,只等他把下文说来。

    “下官虽在这绵阳困苦之地,但得益于这驿站消息的灵通,也晓得殿下在长安的名声,只想从殿下的盛唐商会中进一些货来,在这驿站中买卖弥补一下亏空,还请殿下成全!”仝猛躬身道。

    原来仝猛的目的是这个,听完他的描述,李愔心中一动,这驿站说起来其实就是国家的物流系统,朝廷现在还只把他当做信件传递,来往官员的食宿之地,但李愔知道这个物流在二十一世纪可是个香饽饽,不知道多少人争着吃这一碗饭,而现在的唐朝,这些商人倒是有些避之不及的样子,李愔明白,这主要是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