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老板娘上任

    冬日尚未褪去的寒意让清晨出门的李愔不由自主缩了缩身体,接着崔莺莺也紧跟着李愔走了出来,她今日穿着酱紫色的连体长裙,画了点淡妆,显得有些庄重,过年后,李愔一直忙忙碌碌的,崔莺莺倒是闲的难受,她不是一个静的下来的女子,这从李愔第一回见到的她的时候就明白了,虽说嫁做人妇让她的性格收敛了一些,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于是李愔考虑再三,决定让她接手盛唐商会的生意,而他则主要负责对益州比较有战略性意义的事情,比如研究院,农庄,对外开拓,练兵之类的事情。

    “殿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接手盛唐商会的生意,崔莺莺自然要见一下益州盛唐商会的负责人,李愔正是准备带她去南河工坊基地。

    李愔回头看了她一眼,崔莺莺立刻站定,作出一副威严的样子。

    朝阳金色的光辉洒在她白皙脸上,恰似一层流光浮动,崔莺莺双唇紧抿,目光冷厉,站在那里倒真是有股傲然立风雪的气质,而这种气质他只在杨妃和长孙皇后身上见到过,那是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

    “不错,有几分样子。”李愔夸奖道,崔莺莺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李愔摇了摇头,这丫头毕竟年纪还小,要达到杨妃和长孙皇后的火候,还得再练个几年。

    李愔骑着红孩儿伴着崔莺莺的马车到了南河工坊,佟年离开益州以后,在这里留下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魏子墨,他在这里负责货物的转运和工坊的生产事宜,对于这个魏子墨,苏沫儿把关于他的全部资料在年前来的时候就交给了李愔,李愔看了,这人的背景没什么问题,也是一个落魄的商人世家出身,他的父亲曾和佟年有过交往,佟年见他很有管理天赋,就把他派遣到了益州。

    对于现在益州小集团中不少人都是沾亲带故的问题,李愔也是颇为无奈,这个问题古往今来都无法改变,就是现代的企业也是家族式企业居多,甚至一些政府部门也不例外,比起外人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人,即使这个人没有什么才华,他们求得只是把权利紧紧抓在自己手里,而这个问题在唐朝这种封建社会就更加突出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时代士族大行其道的原因。

    而对于这个问题,李愔目前只能抱着宽容的态度,举贤不避亲,只要选来的人没什么问题,也堪使用,他就不计较了,而且崔绍在前几日来信,说想让崔氏一族的一些子弟到益州来,希望李愔能给他们提供历练的机会,李愔回了信,答应了这件事,如今崔氏一族和李愔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崔绍自然明白这点,李愔要是倒霉,崔氏一族也会跟着倒霉,他别无选择只能全力支持李愔,这就如同当年的长孙一族全力支持李世民一样,当时的长孙无忌在玄武门之变中是最活跃的,因为他明白自己成了李世民的大舅哥以后,长孙一族的命运就和李世民拴在了一起,李建成当了皇帝,长孙一族的命运就是被抄家灭族。

    崔绍学贯古今,他如何不明白这一点,自古皇子多死于非命,没几个能风光的活着,即使活下来的那也是平庸无能之辈,父子相残,兄弟相残,这才是帝王之家不变的悲歌,他能做的就是给李愔争取一个生存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