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零五章重回长安

    长安之行在即,李愔召集了上官仪等人开了个小会,把一些事情交代了一下,同时给了手下这些发了一些福利,除了给一些钱,还有盛唐的商会的特产也分了不少,也算是他们发了年终奖,毕竟跟着他混,谁不想前途金钱双丰收,李愔也不能吝啬这个。

    至于其他地方官员,这福利就从府库里支出了,今年益州的农业和商业收入都不少,又加上盐业赋税和土地买卖,一年下来也有近百万贯的收入了,比高权在任的时候几年时间收的还多,这些钱很充裕,基本足够维持封地正常运转了,现在上官仪睡着的时候都是笑着,官府终于从以前的一穷二白变得富的流油了。

    会议以后,李愔撇去了身上所有的事情,专心筹备回去的事情,这趟回长安的人除了王府的人以外,还有秦怀玉和郑氏姐妹,在崔莺莺的劝说下,两姐妹还是决定回,而秦怀玉也是担心父亲的身体想回去瞧瞧。

    两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在崔莺莺的亲自挑选下,各种礼品已经全部妥当了,李愔也备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带回去,最后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一共装了几十辆车,让李愔都觉得有些心疼了。

    这天早上,众人向长安出发,崔莺莺和郑氏姐妹共乘一辆马车,李愔和秦怀玉乘另一辆马车,现在不比春天,这在外面骑马可是冷的够呛,他和秦怀玉也不想呆着外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李愔一声令下,车队浩浩荡荡向长安而去,在车队的两侧是从中央军挑选出来的一千精锐,他们全程负责李愔此行的安全。

    车队沿着修建的主干道向北行去,似是配合出行的车队,下了几日的大雪在昨夜的时候已经停了,但此时的天气依旧阴着,仿佛随时都会继续下一场。

    “现在和郑家小娘子怎么样了?”

    马车里李愔和秦怀玉烤着火盆,这辆马车的崔莺莺乘坐马车是桃园专门为王府打造的,不只是加了弹簧这样的减震系统,车轮也是橡胶车轮,而马车的外面还专门裹了一层厚厚羊皮抗风。

    秦怀玉闻言憨笑了一下,一副恋爱中的傻男形象,“她会对我笑了。”

    “瞧你那出息,一个月就是和猪处这么长时间也会对它笑了,就没一点实质上的进展。”左右也是无聊,李愔是准备八卦到底了。

    秦怀玉仍旧傻笑着,“不急,以前她根本不理会我,现在都能和我说话了。”

    “那还行,至少对你没了防备,继续努力!”李愔打趣了他一下,横躺在了马车上,不得不说,这辆车马不仅保暖,内部空间也不小,在马车中也算是巨无霸了,两个人躺在里面睡觉也是绰绰有余。

    后面的马车里,崔莺莺和郑氏姐妹也是聊得火热,郑冰露现在是完全恢复过来了,而郑冰兰脸上还带着一丝紧张,对于回长安这件事她心里还有有疙瘩的。

    “冰兰,秦怀玉对你挺不错的,他是翼国公的儿子,和你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从小读书少了些,不过现在也在军事学院学习了,你若是愿意,我让殿下给你做这个媒怎么样?”几句话过后,崔莺莺想起了李愔的交代,试探郑冰兰的意思。

    其实在唐朝这个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浪漫爱情之说,两个人能认识互有好感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大多数人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娶了母夜叉回家也得受着。

    虽然只有三个人在,郑冰兰还是羞红了脸,“莺莺你怎么又提这件事?”

    郑冰露眼睛转了转,道:“姐姐,莺莺说的不错,而且秦将军好像很喜欢姐姐,他人也长得不差,这益州城里给他提亲的人可不少,据说他都拒绝了,你若是这样拖着,说不得他看上哪家小娘子,到时候就轮不到姐姐了。”

    郑冰兰神色黯然,“我这样的残花败柳还有什么资格得到秦将军的青睐,他一个威名赫赫的人物若是娶了我,日后还不是遭人笑话。”

    郑冰露还欲再劝,只是崔莺莺却把她拦了下来,她从郑冰兰的话里听出来了意思,她不是不愿意,只是担心拖累秦怀玉而已,这个心结只能秦怀玉去解了,别人再怎么说也没用。

    赶路的日子是枯燥而痛苦的,马车上李愔只能和秦怀玉下棋为乐,但下了几天也就觉得没意思了,这天他拿出两幅扑克牌,对秦怀玉道:“玩这个!”

    秦怀玉从没见过这种东西,觉得奇怪,道:“这是什么?”

    “扑克牌,两个人玩也没意思,我再去叫两个人过来。”李愔说着,让马车停下。

    几日的路程,车队已经到了绵州地界,车队停下,后面车里的崔莺莺掀开窗帘向外张望,见李愔从马车上下来,于是道:“殿下,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