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一三章李愔的报复

    感谢各位月票和打赏

    生死关头,梁猛彪惊恐之下,大喊一声“有埋伏”,再也顾不得什么,撒腿就跑,王府的侍卫又向他射出一波弩箭,但被梁猛彪灵巧的闪过,他能齐王属下当差,并能得到李佑的赏识,绝不是仅仅靠溜须拍马,他自身的武艺也是极为高超。

    刚才袭击梁猛彪的侍卫就是武威布置在行馆四周的暗哨,他们三人一组,隐藏在行馆各个角落和重要部位,其中尤以仓库为重,那里的暗哨最多,而梁猛彪在的位置房子都是空的,因此并没有布置下多少暗哨,而当梁猛彪点燃火折子的时候,他瞬间成了王府侍卫的活靶子。

    又一波射空,三个侍卫抽出横刀冲向梁猛彪,他们没想到这个梁猛彪还有两把刷子,顿时不敢轻视。

    梁猛彪此时无心恋战,既然蜀王已经获知了他们的行动,那么必然埋下了大量伏兵,不逃跑的只有死路一条。

    面向三个扑向他的侍卫,梁猛彪抽出匕首一甩直飞向中间的那个侍卫,想从中间突破出去,但那把平时不往不利的匕首装向那个侍卫的胸口只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就掉了下来,他顿时大惊失色,原来这传说中的益州盔甲并不是摆设,而是真的刀枪不入。

    “哼,一把小匕首还能伤了我。”中间的侍卫不屑道,同时一挥手,三人成犄角的之势把梁猛彪围在了中间,喝道:“大胆贼子,竟敢对蜀王不利,还不束手就擒。”

    梁猛彪额头冒汗,心若死灰,这三个人穿的盔甲都坚硬无比纵使他有万般本领也无济于事。

    绝望之下,他准备束手就擒,但这时他的眼角瞥眼五个死士正想这里偷偷摸来。他假意道:“我投降,我投降……”

    见黑衣人举起了手,一个侍卫上前打算把他捆起来,就在这时五个偷摸过来的死士突然抱住了其他两个侍卫,梁猛彪趁机一个横踢把面前的侍卫踹到在地,六个人当下冲向院墙逃离。

    而在另一侧昝君谟行动比梁猛彪要晚一些,在听到动静不对之后他立刻带着人逃跑了,因为他心知,就凭他们这三十人根部不是蜀王府侍卫的对手,但即使这样。他们仍被暗处的侍卫袭击,丢下七八个尸体方才逃脱。

    李愔一直在偏殿中,在王府安静下来之后,他在武威的保护下从偏殿中出来,此时王府的侍卫已经在收拾黑衣人的尸体,李愔瞥了眼一共十五具尸体,基本都是被弩箭杀死。

    “殿下,我们在你的寝殿中抓住了这两个刺客,他们企图对殿下不轨。”四个侍卫押着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

    “好险!幸亏殿下到了偏殿躲避。否则……”武威不敢继续说下去。

    李愔望着到处是火光的行馆,突然笑了起来,他是怒极而笑,他曾无数次想象皇子争储的残酷。但当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他的面前,他仍然感觉到阵阵寒意,接着就是出离的愤怒。

    一众侍卫都是望着李愔,等待李愔的下一步命令。因为他们也从这笑声中听出来了那即将喷发的怒火,“武威,你立刻前去左武卫大营召集将士们。既然齐王想跟本王玩,本王就奉陪到底。”

    “是,殿下!”武威热血上涌,这才是一个藩王应有的气魄。

    武威刚刚离去,李恪就带着人赶来了,这里一出事,就有人给他报信了,他立刻带着人赶了过来,前前后后没用十分钟,瞥了眼地上尸体,李恪脸色阴沉,“六郎你没受伤吧?”

    “没有,只是可惜了这个行馆了。”李愔望着已经大火漫天的行馆道,行馆中奴婢们都已经出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去救火。

    李恪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救火。”

    “是我让他们不救的!”李愔的声音平静如水,这种平静让李恪都感觉到不安。

    “为什么!”

    “为了给父皇看,也为了本王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李愔注视着燃烧的火焰轻轻说道。

    李恪察觉出了一丝不寻常,他道:“六郎你可不能胡来,你现在可没什么证据说明是李佑做的,而且就算有证据你也应该告诉父皇,让父皇处理。”

    “证据?我就是要去找证据的,他们不少人受了伤,一验便知!”李愔心意已决要去找李佑的麻烦,这话只是安慰李恪。

    果然,李愔这样回答李恪反倒是放了心,他生怕李愔冲动之下把李佑杀了,那问题就严重了,他看向两个被押在地上的黑衣人,道:“他们就是袭击行馆的人?”

    “是的,他们嘴倒是硬得很,到现在是一言不语。”李愔冷笑道。

    蜀王行馆的大火越烧越旺,长安的武侯赶到的时候,一些建筑已经完全被火焰覆盖,蜀王遇袭这个消息也通过武侯迅速在长安传开,不过同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