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二十五章强烈反响

    “殿下,这……”管思兴望着李愔,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说不出的样子。

    李愔温和地笑道:“你是想说你的年纪太轻,没有实践经验吧?”

    “正是,殿下。”管思兴点了点头,他是个心中有分寸的人,自信但不自傲。

    “这没有关系,我和上官仪说过了,上任益州刺史以后,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向他请教,他会悉心教导你的,凡事总不能等到准备妥当的时候才开始,那时候花都谢了。”

    管思兴闻言脸上露出明朗的笑容,李愔身上有一种让人亲和的魔力,他突然不再紧张,而是郑重道:“殿下如此看重我,我再推辞就是不知分寸了,我一定会努力当好这个益州刺史的。”

    李愔点了点头,“行,那就这样,你去把上官仪几人叫进来。”

    “是,殿下!”管思兴起身出去。

    不一会儿,上官仪走了进来。

    上官仪道:“管思兴这么高兴,莫非殿下给了他益州刺史的职位。”

    “是人才就要从年轻开始培养,何况古来也有一些既年轻又有才华的人物,比如这西汉时期的霍去病,管思兴是个人才,可堪大用,该用就用嘛,不过你们几个也要监督一下他,年轻闯劲大,但也容易冲动。”

    王银龙道:“这个殿下放心,他毕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出了差错我们会及时纠正的。”

    李愔已经面试了管思兴,接着道:“接下来就是面试了,你们准备一下,本王陪着你们一起,争取这回能多选拔出一些人才,以后的政务考试和面试就交给你们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手参与了。”

    三人躬身答是。

    接下来的几天,李愔和三人共同参与了面试。整个面试过程刷掉了三百多人,最后通过的只有一千多人,因为政务系统缺乏人才,这一千人很快被安排进了各个部门中,而按照李愔的意思,这回被录用的官员名单在盛唐商报上被刊登了出来,而这在整个巴蜀掀起了一场风暴。

    “思兴他爹,恭喜,恭喜!”

    “今晚一起喝酒。”

    “思兴他爹,我是你二叔的大舅的三弟。去年我们还见过的呢?”

    “……”

    管思兴大综合第一名,任职益州刺史的消息在盛唐商报刊登出来以后,一份报纸被小王村的一个读书人带回了村子,一时间管思兴成为了村子里的名人,管思兴父亲在村子里的地位也是节节攀升,这个曾经的外来户一直被人村子里的人看不起,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

    管思兴在村里走过,到处传来恭喜的声音,那些平日给他白眼的人也都是笑脸相迎。这让他心中感慨莫名,让儿子读书的决定恐怕是他一生中做过最明智的决定了,虽然这些人以前对他不是那么和善,但管思兴的父亲还是还了礼数。因为他回来的时候,管思兴和他了说不要在村子里张扬,就和平时过日子一样,不能看不起村子里的百姓。当官是为了百姓服务,不能自认为高百姓一等。

    管思兴父亲周到的礼数让村子里不少人羞愧不已,一个妇人道:“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娃他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送孩子去读书。”

    “你不说我也会把娃送去读书,现在殿下给了贫苦百姓出路,不抓住怎么行。”

    “……”

    益州城,百花潭,这个文人墨客最常去的游玩之所,士子们都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口中讨论都是这回的政务考试。

    “想当年这个刘远山根本就不如我,现在居然做了市易司的管事,真是土鸡变凤凰。”一个身着华贵罗衫的年轻公子说。

    他的周围站着的都是穿着打扮华贵的士子,这些人都是出身本地的大族,一向瞧不起政务学院的那些士子,一度嘲笑政务学院是田舍奴的集中地,根本不屑去政务学院求学。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何止是刘远山,不少曾经读书不如我们的人都是进入了政务系统,现在益州变了,不能再端着身份了,反正我是打算在政务学院下次招生的时候去报名。”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就是,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政务学院里学的东西是殿下需要的,这些四书五经过时了,读读就行了,不能当饭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