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117晋江独家发表

    白言飞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全身虚脱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他动了动身体,现自己居然睡在温庭裕的床上,温庭裕正躺在他身边,借着一盏幽暗的床头灯在看报纸。

    白言飞摸着头,喃喃自语:“我……这是怎么了……宴会呢?”

    温庭裕看了他一眼:“宴会早就结束了,你喝了迷药,差点闯下大祸,幸亏被人现得早。”

    白言飞皱起眉,温庭裕所说的事情,他全无印象。他使劲回想着生过的事情,费了好大劲儿才依稀回忆起昏迷之前,他似乎正在跟钟萧喝酒聊天。

    背后掠过一阵寒意,白言飞一瞬间清醒过来,连忙坐起身:“是钟萧暗算我!他倒了两杯酒,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用意,所以趁他打电话的时候把酒调换了!我喝的是他的那杯酒,但还是中招了!……后来,后来我干了什么事情?”

    温庭裕把手里的报纸送到他面前:“你自己看吧。”

    白言飞紧张地看了一眼,瞬间头皮就炸开了。只见这份娱乐报纸的头版头条,赫然是他躺在沙上满脸通红衣衫不整的画面,而站在他身边的,居然是自己的偶像女神陶媛媛!

    照片被配上了大幅标题,刺眼的鲜红大字触目惊心——火辣小鲜肉宴会公然虏获清纯女神,不可说的一夜!

    标题下的文章内容用极其煽情暧昧的语言,将白言飞和陶媛媛丑化成一对人品低贱的狗男女。根据不知名宾客a先生爆料,在昨晚由ase总裁温庭裕主办的感恩节宴会上,同属ase的新人白言飞和清纯系女神陶媛媛从头到尾都不知所踪。

    然后,在宾客a先生路过一间休息室的时候,他无意中听见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因为门并没有关上,a先生好奇之下便走进去一探究竟。结果,他正巧看见的一幕是白言飞和陶媛媛正在急急忙忙地分开!

    a先生连忙落荒而逃,连连感叹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这对野鸳鸯不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苟且之事,居然还大方地不关门!a先生年事已高,险些被吓出心脏病,真是想想都后怕!

    白言飞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这篇娱乐报道简直恶心的让人读不下去!照片上并没有任何暧昧的成分,但是配上文字就瞬间变得猥琐至极,无比下流!

    他狠狠扔开报纸:“这他妈是谁在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这种事!陶媛媛怎么会突然跑到那间休息室里去?照片是谁拍的?这种恶心的报道为什么能登在报纸上!”

    温庭裕漠然道:“这是国内行量屈一指的娱乐报纸,八卦的都是消费者喜闻乐见的内容。这份报纸,本来是他们明天准备上市的最新一期,打样都已经完成了,是我动用一些关系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对方已经同意为这条新闻保密,明天会换其他头条上去。”

    白言飞不好意思看他,低着头,满脸羞愧:“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

    温庭裕看了他一眼,语气还是有些冷淡:“现在庆幸还太早,虽然我拦下了几家大型媒体和门户网站,但因为照片已经流出去了,也不清楚接下来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事先提醒过你,让你好好跟tony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白言飞像个被家长训斥的孩子似的,窘迫不已。他搓着手,小声说:“我……我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钟哥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搅了他的局。”

    他把宴会上钟子霖备受音乐制作人们的欢迎,还有钟萧嫉恨的眼睛里要滴出血的场面都给温庭裕描述了一遍,然后又告诉他自己是怎么着急,怎么急中生智把钟萧骗走,后来又是怎么跟他去休息室喝酒聊天的的。温庭裕静静听着,良久叹了一口气。

    他挺无奈地看着白言飞:“你的好心,我也能明白,但这种事其实你没有必要亲自去……算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问题吧。”

    白言飞挺担心的:“绯闻八卦,对女星的影响更大吧?我要不要去给陶媛媛道个歉?”

    温庭裕摇头:“不用了,你们最近应该尽量避开对方,不要有什么接触。再说媛媛是一个经验比你丰富得多的艺人,这点小事她扛得住。但现在的问题是,把媛媛骗到休息室里的是杨轩,他跟钟萧是一伙的。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俩八竿子打不到一边,没道理会突然这么熟络的联合起来搞鬼。再说,他们跟你也没有什么私人恩怨,为什么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