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69068

    湿滑的舌在她的嘴里搅动,钩缠着她的舌,欧阳婧眼睛睁得更大,终于是意识到她现在处境了。

    吻了,她被慕容昀瑧吻了,还是舌吻!

    她灵魂的二十四年和这具身体二十年的初吻就被这么轻易的夺走了而且头一遭就给她来舌吻,要不要一下子跨越这么大。

    欧阳婧挣脱不开慕容昀瑧的怀抱,偏过头,舌头微卷,躲开慕容昀瑧的唇舌,可是唇齿间的空间就这么点,她再躲也没用,只是一场唇舌的追逐嬉戏。

    慕容昀瑧察觉到欧阳婧的躲闪,将她压在电梯角落的上,环着她腰的手收得更紧,欧阳婧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之上,两人在电梯的角落里贴的更是紧密。

    后背抵在冰凉的电梯壁上,小腹处触着什么,欧阳婧自是知道那是什么。

    慕容昀瑧不想松开这柔软而轻盈的身体,只想着加深这个吻,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渴望吻她很久了,有多么深的渴望,他就有多么的不想松开,就有多么的依恋着她的唇。

    电梯的顿了下,停了下来,电梯门滑开,段晓语站在电梯外吃惊的看着拥吻在一起的慕容昀瑧和欧阳婧,忘了动作,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再一次合上。

    她回过神来,再按电梯键时,电梯已经向下运作了,她的脸有点扭曲,手紧紧的搅着。

    她就是来寻慕容昀瑧的,听酒店的服务员说看到他好像去了顶楼,她立即来寻了,只是电梯还没坐上,就看到欧阳婧和他在一起,欧阳婧是和他诉苦了?说了她的事情?

    不可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欧阳婧和慕容昀瑧在一起,她的计划,她所有的计划都会付诸一炬。

    这样想着,她疯狂按着楼层上的电梯按钮,可是三部电梯都停留在不同的楼层,她转往安全楼道快速的下着楼梯,即使现在她是在十八楼。

    安全楼道内很安静,或者说是沉闷的空寂,高跟鞋每一次落下都是一个回响。

    而电梯中的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电梯打开又合上,唇齿相依,碾转间,丝丝银线从嘴角溢出。

    欧阳婧从最初的抵触变得有些迷醉,虽然这个吻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只是一瞬间的失神,刚才的事情还没有从她的脑中抹去。

    眼前是一个拈花惹草,到处玩暧昧的男人,欧阳婧贝齿一合,咬在了慕容昀瑧在她口里搅动的舌头。

    慕容昀瑧吃痛,欧阳婧趁着这么会儿,蛮力的推开了慕容昀瑧,用手背擦着唇角的口水,唇上温热的感觉还在,有点火辣辣般的微热感觉。

    欧阳婧愤愤的看着慕容昀瑧,大口喘着气,两颊通红,憋气憋的,还有羞,还有怒。

    “恶心!”

    怎么也是一个刚被夺了初吻的女人,欧阳婧心跳的很快,她明白自己对他是有点异样感,或许不知不觉间他真得成功的侵入她的心房,可是想到这个男人和这么多的女人不清不楚,她立即就甩开了这种想法。

    慕容昀瑧被欧阳婧这么一推,背撞在了电梯壁上,舌头上的有点麻痛,但是没有血,她没有下狠心来咬,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那里沾着欧阳婧唇上涂的蜜粉色唇膏,还有她的味道寒士谋全文阅读。

    他看着欧阳婧粉面含娇,双唇尤其的红润,这是刚才被他吻的。

    恶心?这就是他的吻带给她的感受,慕容昀瑧沉着眸看着欧阳婧,“你就这么讨厌我?”

    “是的!”

    欧阳婧嚷声回道,此时电梯已经到了最底层,电梯门一开,她就快速的跑了出去。

    是的,她讨厌他,讨厌他明明是个收不住心的,却偏偏还要招惹她,招惹她之后还是一如既往,他说他喜欢她,可是除了和她吵吵闹闹拌嘴之外,哪里表现出一点他是喜欢她的样子,总不齐还是把她当个玩具一样。

    欧阳婧跑的很快,一手还在擦着嘴,但是跑的太快,一不小心,脚尖踩到了长裙的下摆,扑通一下她摔倒在坚实的大理石地板上,很痛很痛。

    “婧儿!”

    追过来的慕容昀瑧忧声唤道,却已经来不及接住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重重的摔倒在地。

    慕容昀瑧心疼的想要扶起欧阳婧,却被欧阳婧一挥手,挡开了他的手,她睨了他一眼,自己撑着地坐了起来。

    欧阳婧揉着手肘,真是的,参加宴会为什么要穿什么礼服长裙?一点都不为她们女性同胞考虑考虑,这摔一跤就是很痛,哪天就要摔出个骨折骨碎来,他妈的,真是太痛了。

    不谈现在的狼狈样,就是这实打实的一跤就能让她痛上好一会儿,今天一定是诸事不顺。

    酒店的大堂里没有多少人来人往,但是欧阳婧这一摔还是惹来不少人的驻足观看,看两人的样子——小情侣闹矛盾!

    慕容昀瑧被欧阳婧这一推,并没有推到,他半蹲着身看着欧阳婧因痛而皱在一起的小脸。

    “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