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93092

    鼠标一扔,欧阳婧关掉了网页,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对着电脑桌面,咬牙切齿。

    尼玛的,她到底是穿到了什么玩意的文里来了,黑道文?警匪片?商战剧?伦理剧?偶像剧……反正就是不是她一直认为的肉文小说了……

    剧情君和作者君不知道死到那个旮旯角去了,这样的剧情发展下去,会不会她还是得翘辫子吧?

    哀嚎了一声,欧阳婧在床上打了一个滚,这样的未知的感觉虽然可以过下去,可是总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就像是前面有着地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踩到爆炸了网游之厄运先生全文阅读。

    欧阳婧再次打通了经纪人的电话,经纪人仍然是小心翼翼的说着抱歉,徐舒欣不想见她,什么人都不想见,欧阳婧只让经纪人给徐舒欣带了几句安慰的话。

    手机屏幕黑了下来,欧阳婧脸色沉重起来。

    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少给徐舒欣打电话,发短信,什么都是犹如石沉大海,没了回复,不应该是这样的,徐舒欣是个有礼貌的人,更何况她又没有和徐舒欣闹什么矛盾,徐舒欣不应该会排斥她,连个短信也不回的。

    再次联想到经纪人小心翼翼颤颤巍巍的声音,欧阳婧脑子里一根弦崩坏了,徐舒欣出事了?

    除了那篇报道,徐舒欣一直都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过,如果说是一个娱乐公司为了牟利的话,这种情况之下,是绝佳的炒作机会,不应该会让徐舒欣真没久都不露面。

    徐舒欣并没有被东方昊宇家的娱乐公司雪藏,而且是在事业上升期阶段,这样的做法更加不可能,而且现在爆出徐金生的新闻,她知道的已经晚了大半天了,出了这事,徐舒欣理应要出现,蹲点的记者也是要做报道的。

    徐金生的事情必定是会被立案的,而徐舒欣作为家属会被要求做笔录和口供,这就需要她亲自去警察局,可是还没有新闻出来。

    徐舒欣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断了所有的消息。

    欧阳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迅速的起身穿上拖鞋,跑到慕容昀瑧的客房门口,咚咚的敲着门,“昀瑧,昀瑧,开门!”

    敲了一会儿,也没人开门,欧阳婧皱眉一拧把手,门就打开了。

    被子叠的整齐,桌上放着两台笔电,东西收拾的整齐,显然现在是没有人。

    “小姐,慕容少爷出去了,不在屋里。”听到动静的阿玉匆匆的从饭厅跑出来,看到二楼客房门口的欧阳婧,出声说道。

    慕容昀瑧又出门了,他最近经常出门,不知道出去做什么。

    只是每天晚上还是会偷偷的去她的房间,她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这段时间紧张的神经,有些疲态,只是每当她问起的时候,他只是含糊的应声在忙案子。

    她想到的就只有那件端了炎天帮的案子,这件案子以她对在小说中那点少的可怜的内容来推断难度很大,不管是武力智力武装配备来说,炎天帮都是不输于军方的。

    看着他的疲态,欧阳婧有些心疼,可是又无能为力,因为她也不知道炎天帮的总部在哪里,书里没写,提到的时候就说“别墅里”“基地里”“帮内”,就是没提具体方位。

    欧阳婧退出来,关上了门,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本来想要让慕容昀瑧给问问警方徐舒欣的事情,或者让他帮忙调查一下,这样耗下去真不是什么办法,她和徐舒欣失去联系已经大半个月了,最后一次的联系就是那一条联系。

    欧阳婧拿起电话手指在慕容昀瑧的名字上滑动,想要打个电话给慕容昀瑧让他调查,可是想到他在忙大案子,还是不要用她揣度出来的猜测去打扰他,晚上等他回来再问也不迟。

    正准备放下手机,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是陈丽琦带着屋子闯异界。

    看到屏幕上闪动着陈丽琦美美的照片,欧阳婧一拍脑门,糟了,她忘了和陈丽琦他们有约了。

    今天是陈丽琦的生日,她没有办什么生日party,只是约了她还有朱亚慕容昀玲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玩,她和陈丽琦约的比较早,三点钟一起先去逛个街,然后再过去。

    可是之前浏览网页,看到陈金生的案子,再想想徐舒欣的事情,她一时之间就将这件事情抛之于脑后了,看看时间已经三点一刻,她再一次成功的迟到惹怒了陈丽琦。

    她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拿过远点,不出所料,下一刻手机里传来了陈丽琦那高贵冷艳的喝声,“欧阳婧你又迟到,你自己数数都迟到多少次了?你现在别告诉我你忘了还在家里没有出发,别让我有掐死你的冲动!”

    欧阳婧嘴角僵了僵,她能说她就真得还就在家里吗?

    很是歉意的说道:“小琦,非常对不起,朱亚和玲玲她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到了,你和她们先一起去逛街吧,我晚上直接去会所和你们会合吧。”

    陈丽琦虽然生气,但是听欧阳婧要晚上才过去,有些不解,“小婧,你有什么事还是你家出什么事了?”

    欧阳婧虽然偶尔会迟到几分钟,但是总体来说她们每次出去玩都是会聚在一起的,从来没有临时改时间或是不来的情况,而欧阳婧更是一个闲的发慌的人,有什么缘由不来,她只想到让她推迟的原因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坐在陈丽琦对面的慕容昀玲和朱亚闻言都是一震,询问的看向了陈丽琦。

    “能有什么事,就是刚看了新闻,我和小欣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