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96095

    慕容昀瑧的不安感一点都不假,凌晨三点多,唐天倒在一旁呼呼大睡的时候一阵嗡鸣声将他吵醒了,有电话打到了他慕容昀瑧的手机。

    电话是欧阳凌若打过来的,欧阳婧失踪了,从会所里失踪,司机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让他接的欧阳婧出来,就去会所里寻找,这才发现欧阳婧已经不在,电话打过去已是关机。

    出了这样的事情,司机既是害怕又是担心的给欧阳家里打了电话通知。

    欧阳凌风和欧阳凌若都在别墅,听了司机的汇报,立即就带着人到会所查探,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欧阳婧。

    要不是有欧阳凌若拦着,欧阳凌风差点没把会所给砸了,就算是这样,他也将会所经理和负责人给打趴下。

    欧阳凌若突然想到欧阳婧和慕容昀瑧的关系而慕容昀瑧今晚也还没回去欧阳别墅,抱着最后的希望打给慕容昀瑧,但是得到了验证,欧阳婧确确实实的失踪了。

    慕容昀瑧和唐天交待了几句,带了几个人到了会所,将欧阳凌若和欧阳凌风已经看过的监视录像再次查看,并让带过来的几个警察开始调查。

    陈丽琦,慕容昀玲几人都被从沉沉的睡梦中挖了起来。

    欧阳婧醒过来的时候,摸着后脑勺,那里有顿顿的疼痛,慢慢睁开眼睛,周围一片黑暗,看不清楚周围的情状浮霜。

    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欧阳婧打了个哆嗦,她是被冻醒的,身上连条毯子都没有盖,在深秋近乎初冬的天气来说是很冷的。

    欧阳婧不用再仔细看,就知道这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地方,透着一股阴冷。

    而她会在这里和段晓语脱不了关系,她记忆中最后见到的那个人就是段晓语,而她是被她打昏的。

    她记得她走了没几步突然有东西重重的击向了她的脑后勺,然后她就没了意识,现在才醒来。

    她动了动,搓了搓手臂,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欧阳婧一惊,缩回了手。

    刚才的感觉是隔着布料的暖热,床上还有人?

    这个认知让欧阳婧一下子紧张起来,神经绷紧,她缓缓转过头,往旁边看过去。

    房间里很暗,但是并不妨碍欧阳婧看清身边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他的呼吸沉重,偶有一两声轻微鼾声,欧阳婧刚醒过来的时候没有留神,忽略了这个,只暗骂着段晓语。

    欧阳婧一股脑的爬了起来,顾不得头疼,下了床,低头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都完好无损,只是她原本拎在手里的外套不知道哪里去了。

    段晓语将她扔在一个男人的床上,不管她是真快想的,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她无缘无故打晕她就已经是意图不轨了。

    对于段晓语这个人,欧阳婧真是无语了,她和她笼统见了没几次面,却是对她恶言相向,陷害心机现在的打晕扔上男人的床,就差没杀了她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就和她结仇了,要让她这么记恨。

    欧阳婧不知道段晓语确实很想杀了她,她现在就是一种癫狂的状态,尤其是听说了欧阳婧和慕容昀瑧已经是男女朋友之后,她整个人就是一种近乎狠绝的状态,说是疯子一点也不为过,她已经完全扭曲了。

    段晓语本来性格就偏激,这脱不离她小三母亲的从小教诲,因为生活太过美好,想要的东西耍尽手段都得到了,包括将段晓柔逼出段家,破坏她和段市长的关系,独占父爱,一种在自己世界中自妄自大的性格。

    这几个月在戒毒所的日子将她的性格扭曲的更深,大有往反社会反人类的方向发展。

    欧阳婧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的动静过大,床弹动了两下,床上原本也是昏迷的男人就在这时动了动,轻哼了一声。

    欧阳婧退开两步,和床上的男人保持安全距离,因为黑暗,勉强视物的情况下,欧阳婧站在了床头柜靠墙的地方,她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床上的男人,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